当前位置:辣文小说网>书库>>所嫁非人,我的正牌总裁> 章节目录 242 大结局4!

章节目录 242 大结局4!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谭郦摸清了成君的心思也就知道什么事情对成君来说是最重要的。

    在成君的眼里。

    对他本身的伤害那根本就没有什么的。

    可怕的是,成君对这些个事情真的是毫不在乎的。

    不管他身心受到了多大的伤害,那对于他自己来讲那都算不上什么大事情。

    所以,她才故意将事情给转到了别人的身上,。

    在成君的心里是,不管他自己受到了多大的伤害,那都是没有关系的。

    可如果若是让别的人受到了伤害,那就不一样了。

    那对于成君来说比他自己的性命都重要的,

    经此这么一想,那个谭郦心下就更加笃定了这个想法了。

    在她的心里,别的什么东西都是无所谓的,就是这个成不一样,她一定要用办法将这个成君顺从。

    所以就令她有了眼下这么一个好的办法。

    那就是用别人的性命,别人的事情来折磨这个成君,让这个成君立马答应她所有事情。

    依照这眼下的情况来看的话,那她的目的是准准的要达到了。

    太好了!

    这样一来的话,那文家就永远没有那个弥生存在了。

    那她就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了,不用整天都担心文城什么时候会被那个弥生给毁灭了。

    对!

    有史以来,这是她做的嘴正确的一个决定。

    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来的重要了。

    旋即那个成君便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这个谭郦的话,不用说,他也是知道的。

    怎么说,他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也不会逆着谭郦的话来做事情的。

    如果他那么做了的话,那受罪的就是成吉明。

    所以,他会尽快将事情给做好,不留下任何让谭郦说道的把柄。

    因为只有这个样子,他才能保全那个成吉明。

    不然的话,那成吉明一定会受罪的。

    经此一想成君心下就更加笃定了那个想法,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不管什么事情,他一定要办成这一件,不然的话,只会让成吉明受罪的。

    为了不让成吉明受罪,他必须得将这些个事情给办成的。

    不然的话,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很难。

    在这种不能两全的时候,他选择保全一个。

    至于弥生,他会用尽一切去补偿弥生的。

    没过多久成君便赶到与弥生定好了的位置。

    坐在餐桌前,他一直攥着个手,心下十分的紧张。

    这骗人的事情,他真的是第一次做。

    希望能顺利的完成。

    不然的话,一切都会变得十分的麻烦的、

    忽听一女人的声音,成君缓缓的抬起了头,看见弥生正缓缓的朝他现在坐的位置走了过来,那成君摆了一下手,示意他的位置。

    “来啦!”

    他那藏于桌下的手攥的是紧紧的,有那么一刻真的是期望弥生不要坐到他的对面。

    这样的话,那他就不会去做那么难做的事情了。

    可是一切并不能按照他想的那样去发展,弥生坐在了成君的对面。

    她将手包给放在了桌边,询问道:“好久不见,有什么事情吗?”

    说好久不见,只不过是客套话而已。

    若是真的计较起来,他们究竟有多久没有见面了的话。也真的是没有多久。

    因为前不久在住院的时候,她还在医院见过这个成君的。

    所以,要真的追究起来的话,那真的是没有多久。

    那个成君在听到弥生的话之后,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戳到了一般,故意岔开了话题,“最近过的怎么样?”

    一边说,他一边压着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希望不要就这么的在弥生的面前给暴露了。

    不然的话,他要做的那些个事情就完全做不了了。

    如果事情被他给弄砸了的话,那谭郦一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

    想想那个谭郦做事情的狠辣劲儿他就有些害怕。

    如果说,那些个事情都发生在他的身上的话,那一切都是无所谓的。

    不论谭郦做的多过分,他都是能够忍受下来的。

    可是如果这些个事情发生在被人的身上的话,那对于他来说,真的比实行在他的身上还有心痛。

    那谭郦真的是太会折磨人了。

    她一定是抓住了他现在的这个心思,就故意将事情给落在了别人的身上。

    真是一个心狠的女人。

    这世界上,除了这个谭郦以外就没有比谭郦更很的女人了。

    身为一个柔弱的女人,那个谭郦怎么可以做到这么狠绝了呢?

    如果不是被他亲眼看到,亲身体验的话,他还真的有些不相信那些个传闻。

    如今实实的被他给看到了,不信也得相信了。

    那个谭郦真的就是那么的狠绝。

    做起事情来,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没有顺从她的心意了,那都是不行的。

    这一点,就在刚才的时候她是有深刻的体会的。

    那弥生在听到成君的询问之后,淡淡的回了成君一句,“还行!”

    这眼下与成君相处,真的是有一些尴尬。

    本来,她与成君的关系还算是可以的,可自从发生了成吉明,成甜以及他妈妈的事情之后,他们的关系渐渐的步入了尴尬。

    就比如现在的这个时候,在面对成君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好。

    如果她询问那个成吉明最近怎么样了,可是上一次成君在医院就已经见过她与成吉明在说话的那些个事情了。

    他心里一定会有一定的想法的,

    可是如果让她询问成甜怎么样了的话,那成君不一定会说。

    因为成甜因为她间接的将他妈妈给害死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如果在这个时候她问了的话,那成君一定不会说什么真话的,肯定就是一通篇的敷衍。

    “文城待你好吧!”成君眸子淡淡的望着那个弥生,心下真的是想要赶紧将事情给做完,顺利完成谭郦的任务。

    可有些事情并不是他着急就能完成的了的事情,必须得慢慢来的。

    就好比这个弥生,他现在如果着急,直接将弥生给掳走的话,那一定会引起打乱的。

    可是如果缓缓地将弥生给带走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因为没有人能会调查毫无波澜的两个人。

    所以,他一定要将事情给办的声音小的不能在小。

    他要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这个事情给办成。

    不然的话,那事情一定会失败的。

    经这么一想之后,成君那攥在桌底下的手,从兜里拿出了一粒药。

    这一粒药是刚才谭郦在临下车的时候给他的。

    说是安眠药,只要这一粒,弥生就会昏睡过去的。

    他紧紧地额攥着那一粒药,仿佛一切都在他手中掌控一般。

    心下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的念道。

    弥生,对不起,真的不是有意想要这么做的。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成吉明一定会受罪很大的罪的。

    在如果不能两全的境界下,只好牺牲弥生了。

    只要今天的事情办成了,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按照弥生的说法办的。

    不然的话,他就天打雷劈。

    成君心下一通发誓之后,令他犯了难。

    药他是有了,那怎么样才能让弥生吃下这个药呢?

    如果他直接与弥生说的话,那弥生一定不会就这么答应的,

    如果他将这一粒药混在弥生平时吃的药丸中的话,他不知道弥生什么时候吃药,什么时候不吃药。

    而且,他也不能完全确定弥生一定现在就吃药。

    还要,弥生吃的药中,不一定就有他这种形状相似的药。

    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加大了难度。

    可如果要暗地里下药的话,他该怎么做?

    难道他要去后厨,将药给下到他们所点的饭菜里?

    如果是那个样子的话,那他也要吃的。

    如果当着弥生的面什么都不吃的话,那弥生一定会怀疑的。

    换一句话说,就算是那个弥生不怀疑他的做法,那也一定不会吃的。

    没有一个人能在别人一筷子未动的情况下,还能吃的下去饭。

    反正是他的话,他一定不会那么做的。

    只要有人没有动筷子,他一定不会吃饭的。

    所以,这个方法也只好从他的脑海中消除了,并不可行的。

    可这眼下除了这几种之外,还有什么好的方法,让人不已察觉的方式,进行下药吗?

    想了半天,那成君都没有想到好一点办法。

    他微微抬起手臂,抓过桌上的水杯,小抿了一口。

    也不知道什么办法是可行的。

    他也没有做过这一类的事情啊,也不知道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不可行的。

    真希望此时的他,能脑子转的飞快想,想到一个绝好的办法将这眼下一切的烦心事儿都給解决了。

    可这也仅是在他心里想一想而已,并不能真的发生。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想一想就能顺利的完成的话,那他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还被那个谭郦给威胁成这个样子了,做他十分不喜欢的事情。

    所以,对于他来说,那仅是在心里想一想而已的,并不能真的那么去做的。

    旋即轻轻的放下水杯。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眸子一亮,看了一眼那被他放到桌面上的水杯。

    对了!

    这对于他来说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吗?

    他可以将药给放进她的水杯里面。

    这样的话,不但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还不容易被人给发现。

    眼下,他的想法是有了,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好的想法。

    那么接下来,他该怎么做嗯?

    新一轮的难题再次落在了那个成君的心上。

    这个弥生,一直坐在这里,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下药的。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他还是没有办法完成谭郦接待于他的那些个事情。

    忽的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只见弥生缓缓的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这一做法,让成君心下一亮。

    如果这个时候弥生能为了接电话而离开这个座位的话,那他就有机会下药了。

    这对于他来说,那可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啊!

    可就是这个弥生能不能顺了他的意思,直接离开这个位置。

    因为只有弥生不在这里,他才有机会下手。

    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当着弥生的面去做这些个事情呢?

    不可能的!

    当着弥生的面,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些个事情的。

    所以,只有背着弥生的时候,他才能做出那些个事情的。

    可是这个弥生真的能像他心里想的那个样子,顺利的离开这里吗?

    总感觉有一点不可能的事情啊!

    想来想去的,看样子,他又要想别的办法了,这个事情在弥生这里有些行不通了、

    就在成君打算放弃按个想法的时候,就见那个弥生冲成君摆了一下手,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闻言,那成君心下一喜。

    真是没有想到,弥生真的就顺找他心中所想的那个样子,去卫生间了?

    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了。

    她去卫生间对于他来说,那真的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啊!

    真的期望弥生能快步离开这里。

    因为只有那个弥生离开了,他才能做他想做的事情啊!

    成君忙应了弥生一声,“没事儿的!你去吧!”

    听了成君的话,那弥生心下有点过意不去。

    这成君将她约了出来,她竟然去卫生间接电话?

    可这也不能埋怨她的啊!

    因为这个打电话的是文城。

    而且文城还对她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要求,就是让她去卫生间接他的电话。

    她真的有一些看不懂了。

    只不过是一个电话而已,有必要让她去卫生间吗?

    真是奇怪了!

    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顺从了文成的话,不过心下蛮有些不好意思的。

    毕竟是这个成君让她出来的,她现在却要因为接一个电话去了卫生间?

    这对于成君来说,会不会有一点太过了?

    可即便是这个样子,她也没有改变的办法,只能就这么认了。

    希望她能快点与文城结束通话,不要耽搁的太久,不然的话,就会真的不太好了。

    想了半天,那个弥生便拿着手机往卫生间的位置走去了。

    而坐在对面的那个成君全程紧张兮兮的看着那个弥生,直至弥生彻底不见了,看不见他坐的这个位置了,他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儿。

    真的是太好了,本来他还以为事情不能那么的好做。

    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事情竟然变得这么的简单,弥生直接自己离开了?

    这对于他来说,那可是一个好机会,他一定不会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的。

    如果他错过了这个机会,没有把握住的话,那接下来的时间,他就没有像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他若是想要真正的成功的话,顺利完成谭郦交代的那些个事情的话,那他就要坚决完成这个放药的事情。

    如果他连这个都做不成的话,那谭郦一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

    他知道谭郦做事的风格,一定不会的。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那么阴狠的用那么多的事情逼迫他,只为了让他答应那些个事情的。

    经此这么一想,那成君心下的计划就更加的笃定了。

    现在,他一定要将事情给办好,不然的话,那受罪的就是成吉明了。

    而且那个谭郦就算是他将事情给办砸了,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他的。

    说不定,除了这一件事情之外,她心里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在等着他呢!

    一想到这儿,那成君不敢再往下去想了、

    谁都没办法揣测那个谭郦在之后又会做出怎么样的一个事情来难为他的。

    说不定那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有可能会比现在的还要难上许多。

    这样一来的话,那为难的就是他自己了。

    经这么一想之后,那成君心下就更加笃定了,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了。

    为了不让那个谭郦之后加大事情的难度,他一定要将这个事情给做成。

    他一定要将这个药,放进弥生的杯子里面,让弥生喝下去,他再将弥生给带离这个地方。

    不然的话,那受罪的就是那个成吉明了、

    一想到成吉明会因为他的失败,而要遭受到的事情,他心下就更加的过意不去了、

    他这一辈子,看样子是终究要对不起一个人了,那他就只能对不起弥生了。

    对于弥生的亏欠,他也仅有在日后相处的日子里,好好的补偿弥生了。

    不管什么事情,他一定会补偿弥生的。

    成君颤颤巍巍的抬起了手臂,指尖紧紧的捏着药丸擎到弥生水杯的上方。

    他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

    只要他这一松手,药丸就掉进弥生的水杯里了,那他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上许多了。

    可是他这么一松手的话,那弥生一定会遭受很大的磨难。

    怎么办?

    他要不要将药丸给扔进去?

    忽听从不远处传来弥生的声音,他手微微一抖,指尖一松,药丸掉进了弥生的水杯里、

    药丸迅速的在水杯里划开。

    成君忙缩回了手,一副什么都没有哦发生的样子,一脸淡定的询问道:“回来了!”

    “不好意思!刚才接了一个文城的电话!”弥生将手机放进了背包里,手攥起了她眼前的水杯。

    闻言那个成君心下猛的一个愣怔。

    刚才弥生与文城打电话?

    那弥生如果不见了,那文城岂不是第一个念头就怀疑到他的头上了?

    想了想,他觉得就算是这个文城现在不知道他会将弥生给带走,那个谭郦也会告诉文城的。

    因为既然那谭郦已经下定主意的要让那个弥生离开了。

    她就一定会向弥生的身上泼脏水的,至于什么水,不用想,他也就知道了,一定是将与弥生一起离开的他给交代出来的。

    如果不将他给交代出来的话,那怎么可能会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呢?

    所以,他断定,就算是他离开了,什么也没有说,那个谭郦也会与文城讲明一切的。

    她的目的就是让弥生在文城心里的地位什么都不是,才能刺激文城将弥生给彻底的忘记。

    这一招很狠,不愧是谭郦。

    不过弥生倒成了这一场阴谋的牺牲品、

    他心下为弥生不值,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定局。

    也就是,现在只要弥生将她手里的那一杯水给喝下去的话,那对于他来说就一切按照计划发展了。

    现在,他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个弥生,只希望她能立马将水给喝下去。

    只要她喝下去,所有的事情就太平了、

    他也不会去管那个谭郦怎么对文城说什么样的话。

    因为与他无关。

    而且,既然这个谭郦在他眼前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了,那就说明了,她会将文城的事情给搞定的。

    如果谭郦没有将所有事情都给做完全了的话,那谭郦不可能会这么做的。

    因为她如果这么做了的话,那文城直接将弥生给找到了,只会促进弥生与文城的感情。

    所以,谭郦现在既然这么做了,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就说明,谭郦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就算是文城知道,也没有办法找到的方法。

    不然的话,谭郦一定不会这么莽撞的就让他将弥生给带走。

    对于事情的后果,依照谭郦的脑袋,那一定是要考虑后果的。

    既然谭郦都已经考虑到了后果的话,那一定就会将事情给做的十分的完美的。

    他就不用担心那些个事情的,他现在的目的就是将弥生给带离这个地方,只要弥生将她手中的那一杯水给喝下。

    只有这样,他的事情猜能够真的继续。

    成君眸子紧紧地盯着那个弥生喝水的动作。

    从她抬起起水杯的那一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一般,他的眸子里只有弥生的存在。

    他只希望弥生能将水给喝下。

    强大的意念,促使他的眸子盯的更紧了,只见弥生的唇瓣轻轻的碰上了水杯。

    可就在弥生唇角微开,将要喝水的时候,突然他的视线窜出一个男人的手。

    手背上有皱纹,一看就是上了年纪的。

    还没等成君来的急反应,就见那水杯被那手给夺了去,急得他险些站了起来。

    待他回过头,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顿时一个愣怔。

    怎么是弥家富?

    弥家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那被夺了水杯的弥生也被吓了一跳,忙侧脸看向了那站在一边的弥家富。

    她与弥家富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到了,这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还真的将她给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嗯?

    没等弥生想清楚事情的经过,就见那个弥家富扬手,狠狠的将水给泼到了弥生的脸上。

    这一举动将弥生给吓了一跳,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谁顺着她的脸颊缓缓的淌了下来。

    坐在对面的那个成君忙抽了两张纸,递到了弥生的眼前,说道:“快!快擦一擦!”

    弥生一脸懵的擦着脸上的水,心下很是生气。

    这个弥家富可真的是她亲生的父亲。

    这许久不见,刚一见面,就泼了她一脸的水是吗?

    好!

    真是好啊!

    真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不等弥生开口,那弥家富便指着弥生的鼻子,狠狠的警告道:“你赶紧让文城将你妈给放出来!”

    一听这话,按弥生心下哼笑了一声。

    “洪惠英?”

    从弥家富与那个洪惠英结婚的那一天起,她的世界里就没有妈这一个词。

    现在在她眼前提这个词,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还妈?

    有哪一个妈,想要千方百计的致自己的女儿于死地的?

    应该没这种人存在吧!

    有这种想法的人,那也就不是亲妈的存在吧!

    所以,对于她来说,那洪惠英就是这样的存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妈!

    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是!

    那弥家富重重的斥责了一声,“混账!你个不孝子!”

    “你骂我,她也不会就那么轻易的给放出来的!”弥生坚定不移的口吻心下却像是被人戳了一般痛。

    这个弥家富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对待她。

    不管那个洪惠英做了什么,不管弥菲做了什么事情,他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先将她给臭骂一顿。

    如今的这个事情,还不是她被逼迫的没有办法了吗?

    况且,如果那个洪惠英没有招惹她的话,没有触及她的底线的话,那她也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还有,关洪惠英进去的是文城,不是她。

    不管是苏娜,成吉明,还是洪惠英,那都是文城做的,不是她。

    虽然她这么说有一点不负责任了。

    但是他们的这些做法着实让人生气啊!

    他们这不就是在文城那里求不到什么好的结果,就跑来压迫她了吗?

    就想借着她的力量,将自己想要放的人给放出来吗?

    所以,她就要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推到文城的身上,一切都由文城定夺。

    将他们放了,是文城的事情,她不会生气,。

    如果不放,她也不会插手!

    “你!你啊!”弥家富气的缓缓的扬起了手臂,就在落下的时候那成君突然站了起来,将弥家富的手臂紧紧的抓住。

    见手背人拦了下来,那个弥家富心下很是生气,“你拦着我做什么?松手!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这个弥生一顿,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不孝子了?”

    成君心下哼笑了一声,手上依旧(www.fqxs.net)没有放开的意思。

    “您如果再这样闹下去的话,我可要报警了!”

    “你还想要报警?”听到这话,那弥家富的眉头登时扭了起来,“老子教训不孝子,就算你报警也没有人能管的!”

    “法律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你想继续,我也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您这老胳膊老腿的,如果我手劲儿大一点,没有掌控好力度将您给伤到了,您可是要进医院的!”成君眯着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个弥家富。

    虽然他心下是想将弥生给带离这个地方对弥生的伤害不浅,但是他不希望弥生受到任何的伤害。

    就算是那个弥家富也不行!

    他心下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旋即那个弥家富一缓手,收回了手臂,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个弥生,冷斥了一声,“你最好赶紧将你妈给放出来,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就这么容易的放过你的!”

    说完,那个弥家富便转身拖着胖体气呼呼的离开了。

    餐厅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那坐在对面的成君又递给弥生几张纸巾,淡淡的说道:“以后他一定不会找你麻烦的!”

    弥生接过纸巾,胡乱的擦了一下,淡淡的回道:“希望如此吧!”

    她心下很是疑惑,这个弥家富究竟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还找的这么的精准?

    难道他也在这里吃饭?

    可是不对啊!

    如果他也在这里吃饭的话,那他刚才应该是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的。

    可是他刚才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而是直接离开了这家店的。

    想了想,弥生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应该是之前他在这家店吃饭的,可后来看到了她,气火太大了就什么也吃不下了,也是不一定的啊!

    随即,弥生站了起来,冲成君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十分的不好意思,我还得去一趟卫生间!”

    这一天,他与成君见面的这一点时间,她去了多少次卫生间?

    好在这个成君有耐心,没有说什么,不然的话,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可就不一定有成君这样又耐心,恐怕早就开始说她毛病多了。

    还帮她拦着弥家富?

    那恐怕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经此这么一想,弥生心下哼笑了一声。

    真是有些对不住这个成君啊!

    之前,因为他母亲的事情,后者因为成吉明的事情,这成君还这么帮助她?

    真是太难得了!

    那成君在听到弥生的话之后,勾着嘴角,说道:“没关系,你去吧!你去吧!”

    那个弥家富在离开了餐厅之后直奔一辆黑色的奔驰,他恭恭敬敬的站在车窗外,敲了一下车窗,车窗缓缓的降下,文城抬眸睨了一眼。

    只见那个弥家富,一脸讨好的样子,殷切的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那样,将水给泼到弥生脸上了,那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就……”

    文城冷着脸,淡淡的回到,“行!走吧!洪惠英我会放了的!记住,人出来以后离开这里,永远的消失,不要再出现在弥生的眼前,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洪惠英的!”

    闻言,那个弥家富心下一喜,忙弯腰冲文城连说了几个谢谢。

    这真的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今天在,在接到文城的电话的时候,心下就惊奇,在听到文城的话之后,他心下就更加的懵。

    可是一想起文城对他提出来的那些个要求,他就心下很是兴奋。

    只要将水给泼到弥生的脸上,那对于他来说那是多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如果说,让他去泼那个弥菲的话,他心下不敢也不舍得,可如果是这个弥生的话,那还有什么他不敢的事情嗯?

    而且!

    只要他将水给泼到弥生的脸上,那洪惠英就会被放出来。

    这对于他俩说,真的是很难能找到的一件事情,如此美好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去做呢?

    所以,他必须得去做,而且要做的非常的好,所以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虽然他不懂文城为什么要让他那么去做,但是只要能将洪惠英给放出来,管他是为什么的,只要将人给放出来那就好了、

    旋即他便离开了。

    此时那正坐餐桌边上的成君正看着那被弥家富给泼空了的那个水杯。

    刚才真的就是差一步了,只要那个弥生将水给喝下去,就成了的事情,那弥家富怎么就突然出来了呢?

    真是不敢相信,事情怎么巧到这种地步了呢?

    他心下很是后悔,如果他刚才警惕一点,没有将所有的视线都落在那个弥生的身上的话,那就不会有刚才的那些事情发生。

    如果他早一点就发现了那个弥家富的话,那他一定就会将弥家富给拦下来,那杯水也就不会被那个弥家富给泼空了。

    真是事差一步。

    拳头狠狠的攥了起来,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改变事情的结果,水已经被弥家富给泼空了。

    那个谭郦就给了他那么一粒药丸,他身上根本就没有备份的。

    这眼下被弥家富给浪费了,他该怎么办?

    难道是要用强的吗?

    这么多人,如果用强的话,那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可是如果不用强的,不将弥生给带离这个地方的话,那惹怒(www.shubaojie.com)的就是谭郦了。

    那个谭郦可是说的出做的到的人。

    眼下,他没有顺利的按照她的意思完成她的事情的话,那谭郦一定不会这么轻饶了他。

    真是没有想到,本来以为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竟然卡在了这个地方?

    就在他抬头想去看弥生有没有出来的时候,就见一高大的身影正冲他走了过来。

    看见那个人心下狠狠的一怔。

    怎么是文城?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不应该啊?

    难道是弥生将文城给叫出来的?

    不然的话,那文城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他不认为这个人是谭郦叫来的。

    因为谭郦一心的想将弥生与文城拆开的。所以,一定不是谭郦叫来的。

    可是,如果不是谭郦叫来的,那是谁?

    他在脑中飞快的滑过一万种可能,可就是没有一种是合理的。

    对于文城的到来,他有些迷(www.xinbanzhu.com)茫。

    不过,他不会将这些个神情给表现出来的。

    他知道文城与谭郦是一样的存在,但是对于他来说,伪装还是会的。

    毕竟他已经活了这么大的年龄了,连一个脸色都不会掩藏的话。那他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只见那个文城坐在了弥生的位置,将弥生的水杯给推到了一边,冷着个眸子说道:“许久不见!你的本事越来越大了!”

    这别有意味的一句话,令成君心下猛的一个愣怔。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不过好在他的心里素质足够强大的,才没有将被这个文城一声给唬住。

    他微勾了一下唇角,一副淡然的样子说道:“是很久没见了!”

    说起见面,他与这个文城见面的机会,真的是少之又少。

    旋即那个成君抬了一下手臂,说:“服务员,这里再加一杯水!”

    话音刚落下,就听那个坐在对面的文城淡淡的说道:“水就不用了。我怕你再加了什么不该加的东西!”

    成君手心攥的全是汗水。

    他是一个明白人,不会听不懂这文城究竟在讲什么东西。

    可是这个文城仅是刚刚才坐到这里的,他是怎么知道他在杯子里下东西了呢?

    可即便是心下被人给猜到了,他脸上依旧(www.fqxs.net)是一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说道:“怎么会呢?”

    旋即就见文城转手将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类似于监视器一样的东西,冷冷的说道:“会不会,你与我一起看一下这个视频就什么都知道了!”

    成君本打算来个死不成认,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能逃过这一劫。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文城竟然从摆牌上拿出了一个监视器?

    天哪!

    他在一开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嗯?

    如果他发现这里有监视器的话,那他就不会动手了。

    他心下就像是长了草一般,十分的不安稳,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办法改变结果,他该怎么办?

    太难了!

    本来与预料的很好的一事情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她真的是没有想到,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如果那个谭郦知道他将事情给弄砸了,连文城都一同出来的话,那岂不是让所有的事情都坏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想不多补救的办法,难道他今天真的就这么算了吗?

    难道他真的就没有一点的办法去补救一下吗?

    想了良久,他的脑子依旧(www.fqxs.net)是一片空白。

    心下“完了”两个字,深深的刻在那个成君的心里。、

    本来以为他会将事情给做的很好,没想到,连连失败啊!

    他真的就有那么的差,连这么一丁点的小事都做不好了是吗?

    不然的话,这么简答的一件事情,他怎么都没有做好呢?

    不愿什么命运,只有他的没有将事情做好。

    他心下很是不甘,可即便是这一样也没有办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不是他想改变就能改变的了的事情。

    没等成君回话,那文城便淡淡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妈的事情,才做了这样的事情,只要你肯就此放弃,彻底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出现在弥生面前,我便不会再计较!”

    话音一落,那成君心下猛的一揪,这个事情,文城是怎么知道的?

    他记得当时在说话的时候,仅有他与谭郦在那里坐着的,没有第三个人。

    可是那文城是怎么知道的?

    他心下一凉,这个文城可真的要比那个谭郦要恐怖上的许多。

    本来他以为那个谭郦是有够狠的了,可是现在他与文城正面交锋的时候,他觉得这个文城可要比那个谭郦要狠上许多,更加的让人心下产生恐惧。

    紧接着就听那个文城又淡淡的说道:“我的这个交易可要比我妈的交易要好上许多!只要你肯答应我的话,那我就会放过成吉明,到时候,你带着成吉明成甜,去别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我保你以后的日子无忧,不会让我妈找到!”

    成君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对此他很是心动。

    那个文城再次说道:“与我妈相比,我的条件真的是最好的,只要你肯离开,我就会直接方过成吉明的。而我妈对你说的条件是,要你听从了她的话之后,要凭她的心情才能决定要不要放过成吉明!不过,你貌似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了,那就是成吉明事情的指使者是我!你觉得除了我之外,还有谁的话比我的更加的管用呢?”

    长长的一番话彻底的将成君给击败了。

    那文城说的对。

    这事情的起始者就是文城,所有的事情都是文城的一句话。

    与谭郦相比,他应该有点自知之明,选择一个更好更捷径的路途。

    成君抬眸看了看文城,狠狠的攒着拳头,说道:“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说到做到!”

    那文城眸子依旧(www.fqxs.net)是淡淡的模样,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只要我答应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反悔的。可是你……”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成君,像是在担心成君话的诚信度。

    那成君忙回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只要你放过成吉明,只要确保你妈不会找到我们成家,我就一定会做到的!”

    话音一落,那文城便扬了一下脖子说道:“行了!你可以走了!”

    “可是,弥生她……”

    “她怎么了?”文城挑了一下眉头,十分的不悦,“你还不趁这个时候走,是想让她知道,你刚才冲她杯里丢药丸的事情吗?”

    “我!”成君语塞,只好起身离开了。

    在成君走了没有多久之后,弥生便从从卫生间出来了。

    待看到那坐在桌边的人之后,她心下猛的一个愣怔,瞬间红了眼眶。

    之前那个谭郦说文城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来,她打电话文城也没有接。

    可这眼下,他怎么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了呢?

    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你,你怎么回来了?”激动地,弥生连说话都是抖着的。

    她真的是没有想到。

    文城冲弥生轻勾了一下唇角淡淡的说道:“想给你一个惊喜而已!”

    “可是……”她明明听那个谭郦说,他在一个不知的地方。

    在被谭郦压迫的这些日子,她真的快要崩溃了。、

    仿佛她马上就会被那个谭郦给撵出家门一般。

    文城盯着弥生那红红的眼眶,心下也很是揪心,轻轻的在弥生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以后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也不会有人再欺负你!”

    全文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