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辣文小说网>书库>>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 章节目录 第番568章 番外(二)

章节目录 第番568章 番外(二)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那边!“少夫人,外面来了宫里的人。”秀禾也没有附耳说,因为来的人多,纵使她在少夫人耳边说了,大家也会知道的。

    “宫里?”林悦儿疑惑不解,她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同宫里有来往了。

    沈少阳目光一转,笑着起身环住林悦儿的腰身。

    “娘子忘了,那几个入学的皇子和公主。”沈少阳声音不大,却让林悦儿一下子明白过来。

    两人告罪去外面了,慕容景辉和连修远招呼大家吃喝。

    “想必这位就是慕容少夫人了?哟,慕容公子,奴才眼拙,给慕容公子赔罪!”一位宦官刺耳的声音传来,脸上带着喜色。

    这差事可是好差事,他自然不会耷拉着脸给护国公府晦气。

    虽然如今护国公府没有兵权,但是好歹人家有那官职在哪里,哪里是他们能够轻易得罪的。

    况且,听闻圣上对护国公的公子十分器重,想来以后定有大用。

    沈少阳认识这位,看着他笑得一脸褶皱的样子立即明白过来。

    点点头,沈少阳对那公公道:“公公不必多礼,不若进屋喝杯酒水。”

    他也不过是客套话,来者是客。

    那位公公看出他的意思,笑着一摆拂尘道:“慕容公子客气了,奴才是奉旨前来宣旨的,还请慕容公子就将人请出来跪听圣旨吧!”

    这话一出,林悦儿身子一抖,好家伙,来宣旨的啊!

    沈少阳点点头,对着秀禾道:“将事情告诉老爷,他自会处理。”

    秀禾立即福身去办,没多久,大家都来到门前。

    那位公公看了看,咳嗽一声卷开明黄的圣旨道。

    “跪听圣言!”话语落地,大家都恭敬的跪下来。

    林悦儿一听,这还要跪,她可不可以不要这圣旨啊!

    如今本就没什么力气,还要跪着,林悦儿心底十分不情愿,人还站在原地。

    那公公抬头瞧了一眼,哟,还忘了一点儿,公公也不气恼,笑着对林悦儿道:“圣上有言,慕容少夫人身体不适,可站着听旨。”

    这话一出,沈少阳都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娘子的身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女慕容连氏悦儿,秀外慧中,是为社稷之福!此女堪称女子典范,特赐慕容连氏悦儿一品夫人封号,赐绫罗......”后面的话,林悦儿都充耳不闻了。

    一品夫人,居然赏赐她一品夫人的封号。

    这,这可是有俸禄的。

    林悦儿没想过,自己开一个墨香书院居然还能得这么一个封号,还能让皇上注意她。

    想来,定然是那些皇子和公主在圣上面前说了些什么。

    不得不说,林悦儿真相了。

    过年那阵子,回到宫中的几个皇子和公主自然被圣上找去问话,听到大家的说辞,皇上又让人来暗查,自然就有了后面这件事。

    虽然对这些封号林悦儿也没什么感觉,但是官多不压身啊!有这么一个封号,也是好的。

    至少,她买下的那些山地和田地,都不用缴税的,因为她可是一品啊!

    林悦儿想到这里就觉得雀跃不已,沈少阳自然将林悦儿的神色看在眼里,一脸为她高兴的样子。

    虽说这一品夫人的封号没什么,但是若是娘子想要,他也能想办法给她挣来。

    不过,瞧娘子的样子,似乎也不排斥。

    如此也好!娘子高兴就好!

    “慕容少夫人,请接旨吧!”那位公公还以为林悦儿是高兴坏了,出声提醒道。

    林悦儿回过神,伸手恭敬的接下这道圣旨。

    她朝着一旁的秀禾看了一眼,秀禾立即会意上前,将一个荷包塞进那公公的手。

    公公伸手捏了捏,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都说这沈家出手大方,想来不假,里面定然是装的银票。

    “公公一路辛苦了,不如进屋歇歇,喝杯酒水。”慕容景辉上前,伸手就要请那公公进去。

    倒是那公公心里明白,况且他还有其他的事情,便一摆拂尘:“护国公客气了,奴才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就不打扰诸位了!这是圣上还有几位皇子和公主送的贺礼!这份是奴才的一份薄礼,恭喜恭喜!”

    慕容景辉谢过,一旁有下人将赏赐收好,赏赐是赏赐,贺礼是贺礼!

    送走了公公,慕容景辉和连修远等人,又招呼大家入座。

    林悦儿着实累了,将圣旨丢给沈少阳便回后院了。

    待吃过一些东西,林悦儿便靠在枕头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沈少阳他们送走宾客,回房看到两个孩子睡在林悦儿的臂弯里,心头一软。

    “爹爹,我能看看弟弟妹妹吗?”沈武心里好似猫爪一样,急切想要看小宝宝。

    沈少阳一把揪住他,不让他进去:“慌什么,明天再看,弟弟妹妹都睡着了。娘亲也累了。”

    这小子嗓门大,若是放他进去,指不定就将娘子吵醒了。

    虽然十分不乐意,但是沈武也知道不能进去的,娘亲也累了。

    “好吧,那我明日再来。”说着,沈武一步一回头的往自己院子走去。

    其他几个孩子见此,也各自回去了。

    几天下来,林悦儿终于忍不住了,嚷嚷着定要洗澡。

    这样的春季还不让人洗澡,简直受不了了。

    沈少阳无比无奈的看着林悦儿,林悦儿欲哭无泪,谁来救救她啊!不能洗头洗澡可是很脏的。

    想到这里洗,那是不可能的了,会被莫以秋和苏景烟发现,那还了得。

    林悦儿脑子一转,拉住沈少阳的袖子摆了摆:“相公......”没办法,如今只能撒娇了。

    沈少阳听到林悦儿软软叫了一声相公,立即感觉到浑身一阵酥麻,看着林悦儿的眼神更加深邃了。

    此时,林悦儿只想着洗澡的事情,哪里还有心思观察这些。

    她自然没发现沈少阳目光一暗。

    “相公,我们去空间里洗吧!那里的水最好,既不烫,也不凉。”林悦儿眨眨眼睛,一脸讨好的样子。

    沈少阳看了看屋外,然后看着两个呼呼睡大觉的孩子,心头一软。

    娘子确实爱干净,如今几天不洗漱,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擦擦身子,也着实难为她了。

    可是,娘亲说的也无错!

    这等小事,沈少阳第一次觉得十分棘手,毕竟事关他最在乎的亲人。

    “那孩子们怎么办?”沈少阳说着,一脸无可奈何。

    林悦儿闻言,立即明白过来,这人,这算是同意了吧!

    她不敢笑出声来,只是撇过头看了一眼孩子说道:“我们带着孩子进去吧!那里不冷不热刚刚好,况且对孩子们的身体也有好处的。”

    自从生产的那一次,林悦儿再也没有在沈少阳面前隐藏。

    第七章内力

    沈少阳低吟一声,受不住林悦儿撒娇的样子,点点头同意了。

    林悦儿乐得不行,赶忙要起身收拾衣衫,沈少阳却一把按住她:“你躺下,我来收拾。”说着,沈少阳轻车熟路的找到林悦儿的柜子,从里面拿出她换洗的衣物,又将孩子们包裹好。

    四口人窝在一起,林悦儿带着他们进入空间。

    刚来到空间,林悦儿就赶紧浑身都轻松下来,空间里的空间让人舒心不已。

    而沈少阳则是第二次来到空间,心中的震惊依旧(www.fqxs.net)存在,只是这一次却多了更多的感觉。

    似乎,平日里陪着悦儿自己的内力会大涨,没想到来到这里似乎浑身的血液在沸腾。

    那种内力猛然被提升的感觉,让沈少阳心惊肉跳。

    不是不高兴,而是担心,为这个秘密而担心。

    林悦儿见沈少阳没有动作,摇摇他的胳膊:“你怎么了?”难道进入空间他不高兴?看不出来啊!

    沈少阳收敛神色,摇摇头:“没什么,虽然是第二次进来,还是感觉有些神奇。”说完,沈少阳抱着孩子进了休息的那间库房。

    林悦儿听他这么说,倒没有多想。

    而走进库房安顿好孩子的沈少阳,却心中隐隐升起一抹坚定。

    不论这到底是什么宝贝,他定然不会让其他人知晓,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份危险。

    之前悦儿生产的时候,那是不得以而为之的。

    如今,哪怕是自己爹娘或者其他人,都坚决不能透露了。

    沈少阳不担心别的,就怕林悦儿和孩子会有危险。

    怀璧其罪的道理,想来悦儿也懂的。

    沈少阳深吸一口气,看着两个孩子沉睡的容颜,笑了笑。

    林悦儿在外面的湖水边,沈少阳将早已准备好的盆拿出去,另外又见林悦儿拍拍一旁的浴盆,顿时神色一滞。

    看来,娘子早有准备啊!

    也不知道她是何时进入空间的,而且还将浴桶带了进来。

    沈少阳失笑的走过去,老老实实的将浴桶里的水加满,因为担心林悦儿的身体,沈少阳又用内里将水加到微烫才放手。

    林悦儿自然也看出他的意思,心头一软,踮着脚尖在沈少阳脸上落下一吻。

    脸庞上轻柔的触感让人心都跟着跳动加速,沈少阳赶忙说道:“悦儿,你快些洗洗吧!莫要着凉了!”说着,按下心里的激动,转身去看孩子去了。

    林悦儿看着沈少阳近乎落荒而逃的样子,捂着嘴笑了起来。

    许久没有沐浴,林悦儿解开头发,将一头墨发都披散在身后,人也赶忙褪下衣衫进了浴桶。

    空间的水效果自然是好的,林悦儿感觉自己都快舒服得睡着了。

    好一番清洗过后,林悦儿换好衣衫,绞了绞头发,这才紧张的看了看自己洗过的水。

    如她想象的不同,本以为这么几天没洗过,水定然会是浑浊得难以想象的。

    可是,没想到入眼进入是清澈无比的水,而洗下来的污渍不知是被化解了还是到哪里去了。

    林悦儿想不通,便披上衣衫往库房走去。

    沈少阳早就听到脚步声了,立即打开门,入眼是林悦儿出水芙蓉般曼妙的身姿。她身上还带着丝丝热气,沈少阳看着她披散到腰围以下的长发,立即牵着她的手进屋。

    “悦儿,做好!我帮你将头发弄干,这样散着怕是容易着凉。”说着,沈少阳拿起床铺上的布巾便给林悦儿绞发。

    他手里头带着热气,用着自己的内力加速了头发干爽的速度。

    “呼,好了!”没多久,沈少阳便收回手。

    林悦儿此时洗得舒服,又被沈少阳轻柔的手弄干了头发,更是舒服得想要睡觉。

    沈少阳看着她疲惫的眼睛,也知道这阵子辛苦她了,便扶着林悦儿躺下。

    “悦儿睡一觉,我陪着你们。”说着,沈少阳坐到床边,看着三个人的睡颜。

    林悦儿也是累积了,点点头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而且还带着轻微的鼾声。

    瞧那样子,是累极了的。

    待看着三人都睡得沉了,沈少阳闲来无事便出了门,将林悦儿的洗澡水扛起来,倒在了山上的花草苗木田里。

    似乎感觉到内力的变化,而且,仿佛来到这山上,内力突然变得更加雄厚了。

    沈少阳灵机一动,立即席地而坐,开始一遍(www.fanwai.org)一遍(www.fanwai.org)的练习内力功法。

    不得不说,空间当真好用。

    这速度,如同吸收了其他人的内力,没过多久,沈少阳便感觉自己内力充盈,仿佛如同修炼了几年的感觉。

    这样的神速,这样的绝世宝贝,若是放在外面,可不得让人争着哄抢。

    于沈少阳而言,他自然相信自己能够护住妻儿,但是以防万一,这个地方当真是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了。哪怕是孩子们!

    沈少阳不会因为任何人将林悦儿陷入险境,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孩子或者自己的爹娘。

    这一刻,沈少阳更是庆幸自己同林悦儿的姻缘。

    世间,总有那么多的缘分,总有那么多的偶然,然后促成一段佳话。

    短短的几个时辰,沈少阳却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天地,内力的加速增长,让他更有把握。

    如今,入耳的声音,好似能听得更远了。

    沈少阳觉得,自己好像能听到更远距离的声音。

    他动了动耳朵,耳边有林悦儿小声嘀咕的声音,想着娘子和孩子,沈少阳起身运功,扛着浴桶飞下了山。

    “悦儿醒了?”沈少阳进门就看到林悦儿一脸担忧的模样。

    “怎么了?”自己才走没多久,怎么娘子就开始担心了。

    林悦儿看了看两个孩子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今日睡的时间有些太久了?”往常,一个时辰孩子们就会起来尿尿或者要吃奶的。

    可是,今天来到空间后,两个孩子雷打不动的睡得死沉。

    沈少阳上前一步,然后仔细观察一下,松了一口气。

    “悦儿放心,他们是真的睡着了,许是最近家里太热闹吵到了吧!”说着,沈少阳便环住林悦儿的好身,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出了空间。

    刚出来,将孩子们放在床铺上,林悦儿还未躺下,就听到叫唤了。

    “哇哇哇哇......”

    “哇哇哇哇......”

    一个哭起来,另外一个也跟着哭了,这两个人,经常好像比嗓门似的嚷嚷。

    沈少阳笑着上前,还未走近就闻到了一股味道。

    林悦儿看到他皱了皱鼻头,立即明白过来。

    “他们这是拉了?”林悦儿坐好伸手去揭小孩子的尿布,却被沈少阳一把拉住手。

    “悦儿,你睡下,我来就好。”这些事情,还是自己动手,娘子已经够辛苦了。

    第八章陆银云番外

    因为这般,几个月下来,都是沈少阳亲自动手给孩子们换尿布或者擦身。

    他完全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超级奶爸了,这若是在从前的那个世界,怕是得成为网红。

    如今沈家可是每天都热热闹闹的,有那么多孩子围着,自然安静不下来。

    不过,好在有那么多亲人帮忙带孩子,林悦儿也乐得清闲。

    大一些的孩子都去锦州府,沈彬和沈复几个也去了,当然是同几个位皇子还有公主同去的。

    因为他们同时考进了锦州府的学院,自然要去哪里学习。

    如今几个孩子都是举人,再到锦州府学习过后,便能再考了。

    几位皇子和公主如今都唤林悦认为姑姑,早将她看做最敬重的长辈,对她也恭敬有加。

    林悦儿对他们依旧(www.fqxs.net)是那样,并未因为他们的身份而特殊对待他们,这也让几个皇子和公主十分欣赏。

    几位皇子公主也和沈家几个孩子打成一片,兄弟姐妹相称。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最后皇子公主更是十分佩服沈家几个孩子厉害。

    看似是农家出生,其实比之锦州府的大户公子小姐都不在话下,这都是悦儿姑姑教导有方。

    沈文和沈武被林悦儿留下沈彬,而小童自然是跟着沈复去了锦州府。用她的话说,那便是要将婶婶的铺子开展到整个天昭国。自然,锦州府不能落下。

    林悦儿无所谓的应了,左右这小姑娘是认定了复儿,跟着去了也好。

    而沈雪则是被苏景烟和莫以秋带在身边,还寻了宫中的嬷嬷教导,势必要将她教导成为一个大家闺秀。

    慕容景辉也同圣上上呈,告老还乡。

    虽然当今圣上心中有些不忍,到底还是同意了。

    沈家的宅子扩建了一次,家里人实在太多,都快住不下了,如今可不同了,想住多少住多少。

    一旁的街道上,沈家花重金买了几户人家的宅院,直接打通重建。

    日子平淡的过着,莫步凡期间送来信件,让沈少阳去锦州府接替他的职位。

    可惜,沈少阳志不在此。

    那么多年的躲躲藏藏,他早对那些权势没有任何的感觉了,早看淡了那些富贵。

    如今,他心中惟愿的,不过是家中亲人都好好的,还有便是陪着娘子和孩子!

    幽州府气候温和,适合居住。

    沈少阳看着远处娘子和孩子玩闹的情景,心中被幸福塞得满满的。

    他此生要的,不过如此!

    和最爱的娘子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与最亲近的家人和孩子,常伴身边!

    一日,林悦儿正在准备礼物。

    “悦儿,这又是哪位朋友的?”沈少阳瞧着林悦儿一箱子一箱子的准备东西,嘴角抽了抽。

    难道,如今时兴的是以箱子为计量单位?

    林悦儿抬头看了一眼,笑着解释道:“云姐姐和柳长风要成亲了,我自然要好生准备一些礼物。”那个女子,是她来到这个异世的时候,第一个帮助过她的朋友。

    对,朋友!

    沈少阳点点头,也帮林悦儿看看有没有遗漏的。

    “这个不错,恩恩,这个也行。”夫妻两人配合得当,很快就准备好了压箱礼。

    “悦儿准备何时启程?”不用想也知道,陆银云是悦儿的好友,说什么她都会亲自去道贺的。

    林悦儿想了想,孩子们还小,还是自己去得好。

    幸好今天慕容景辉他们带着孩子们出去玩儿了,这样也给他们省了不少事儿。

    “我打算早些出发,不如现在就走吧!”林悦儿笑得眯着眼,她可是很久没有出去玩儿了。

    沈少阳也知道最近将她闷坏了,点点头,招手让人将箱子抬出去。

    “那我们走吧!”等会儿若是孩子们回来了,可就走不成了。

    林悦儿点点头,她也想到了这一点。

    好在,家中有牛奶和羊奶,虽然两个小家伙不是特别喜好,但是也没有太排斥。

    出去也就这么些天,应该可以的。

    林悦儿纠结了一下,还是打算亲自去给陆银云道喜。

    马车咕噜噜前进,春日里风,带着幽州府特有的百花香气,飘散到很远!

    几日后!

    陆银云坐在闺房里,手绞着帕子。

    再过不了多久,她便要嫁给柳长风了,她爱的就是占满她心里的那个老实男子。

    说不激动和紧张,那是假的。

    他们两人从相识到相知和相爱,也算是波折起伏,总算是度过重重困难。

    陆银云想,若是她没有遇到林悦儿,没有听到她劝慰的那些话,说什么她都不会想通。

    更不会有如今这样的日子,更不会嫁给自己心爱的人!

    “主子,慕容少爷和少夫人来了,正在前院喝茶。”魏强站在院子里,看着紧闭的房门开口。

    他待陆银云就好比待自己的女儿一般,如今自家主子终于有了归宿,且还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着的,这如何不让人高兴呢!

    陆银云绞着帕子的手立即顿住,慕容少爷可不就是沈少阳如今改过来的姓氏嘛!

    看来,悦儿妹妹是亲自来给自己道喜了。

    陆银云想到这里,脸上笑意更浓,快速起身打开房门。

    “可有好生招待着?”陆银云边走变问。

    魏强立即点头:“主子放心,早让下面的丫头们准备妥当了,客人都请进屋了。”

    陆银云笑着脚下生风的往前院走去,心想着自己刚想到了悦儿妹妹,没想到她就过来了。

    “悦儿妹妹!慕容少爷!”陆银云刚走进去就看到了林悦儿他们夫妻二人,本想拉着林悦儿聊天,可是看到一旁的沈少阳,不,现在要叫慕容少阳了。看到旁边慕容少阳也在,陆银云只好福了福身。

    林悦儿早看出陆银云眼里的雀跃,笑着赶忙拉起她。

    “你我姐妹相称,以后可不用这般行礼了。”说起来,时间过得飞快,去年,她们才认识。

    一年过去,她们二人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

    “那我可不敢呢!悦儿妹妹如今可是护国公府的少夫人,还是圣上钦点册封的一品夫人。我可只是小小商户,哪里敢不行礼呢!”陆银云虽然这般说话,但是眼里却带着浓浓的笑意,一看就知道是在说笑了。

    林悦儿无奈的笑着道:“云姐姐也惯会取笑人了吧?”

    姐妹两人说了一会儿话,等到饭点儿,陆银云亲自在酒楼宴请林悦儿和沈少阳。

    夜里,便歇在了陆家。

    如今,陆银云是自己住,同青州府的陆家已经分开。

    她也不再管理陆家的那些产业,而是自己开了酒楼客栈,又将林悦儿计划的女性用品和孩子营养卡通餐都一一落实。

    第九章陆银云番外2

    现在的陆银云,走到哪里都没人敢说什么。

    就连之前一直反对柳长风同她往来的那位柳家夫人,如今也是对陆银云赞赏有加。

    到底陆银云的铺子开遍(www.fanwai.org)了整个天昭国,这样的财力和人脉,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比的。

    陆银云早前便接了自己娘亲陪着自己一起,她娘亲是个温婉的,可惜被家中的二夫人压迫得厉害。

    可是,谁能想到,没有几个月的时间,陆银云的娘亲便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不再整日围着相公转,自从跟着女儿一起,陆银云的娘亲便着手帮忙女儿开店铺。

    自从她改变以后,加之陆银云生意做大,陆老爷便想将她们娘儿俩接回来,说得好听是好生照顾。

    陆银云自然不愿的,问及娘亲后,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按照她娘亲的话来说,这么多年来,她也就这几个月才活的舒畅。

    从前做姑娘的时候,她便是为了家族而活,成亲后便是为了相公而活。

    现在,她是真的为自己一个人而活,活得多姿多彩,有滋有味!

    陆银云的娘亲自然不想再回那个深宅大院,更不想去同那个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宠爱,这些在她现在看来,太过无趣。

    眼看着女儿要成亲,虽然女儿也挣了许多银子,但是她还是希望给女儿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陆家那边,她们母女二人也只是通知过了。

    两人并不打算回去,同那个陆家似乎犹如断了关系一样。

    这不,今天便是接亲的日子,陆家天亮之前,让下人送来了几担嫁妆。

    瞧那些嫁妆和台数,也着实太过寒酸了。

    “将这些东西都给我送回去,告诉陆老爷,他这嫁妆太重了,我的女儿可收不起。”陆银云娘亲也是气坏了。

    陆银云却笑着对着下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娘,你看看你,为了这点儿小事可不值得生气啊!”说着,陆银云唤了自己贴身的丫鬟过来:“你找人登记一下,然后将这些嫁妆摆在最后面,有人问到的时候便告诉人家,这些可是陆老爷给他嫡女的嫁妆呢!”既然他们都不顾脸面了,她有何必生气呢!左不过她早就不当自己是陆家人了,娘亲也想同陆家断了。

    既然如此,不如就用他们送来的东西,狠狠的打他们的脸面。

    陆老爷不是最好面子的嘛!不知道这次事情过后,他还怎么在青州府待下去。

    也不怕出门就被人吐口水呢!

    陆银云笑得开怀,丝毫不介意这些。

    陆银云娘亲见此,也知道女儿是当着能将陆家放下了,这样也好。

    不过,女儿这法子当真不错呢!

    这么多年夫妻,她可是最了解老爷的脾气,若是事情一传出去,大家都会笑话陆家。

    至于她的女儿,大家只会同情了。

    这样甚好!

    “好了,娘!时候不早了,你还得去请好命婆过来帮我梳头呢!”陆银云刚沐浴过,如今等着梳妆了。

    陆银云娘亲一听,立即点头,瞧瞧,就因为那些事情可差点儿把要紧事儿给耽误了。

    “好好好,娘这就去让人过来。”好命婆早就找到了,且还住在陆宅呢!

    看着娘亲没有生气的样子,陆银云也放松下来。

    等一番梳妆打扮,换好了新娘裙,林悦儿踩着时辰过来了。

    今日她算是起的早的呢!往日有孩子,也是沈少阳在照顾。她需要补眠,晚上经常起夜照顾孩子实在累。

    不过,来到这里以后,她可是从来没睡过这么舒坦。

    “云姐姐,你的妆好漂亮啊!”林悦儿进入陆银云的闺房,朝着陆夫人行礼,便看向陆银云。

    她一直知道陆银云长得漂亮,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便知道了。

    只不过,今天的陆银云更加美好,红色喜庆的妆容里,带着一丝娇媚和成熟。

    “悦儿妹妹也来打趣我了?”陆银云忍不住看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心中也十分满意。

    每个女子都希望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献给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她也不例外。

    “我这哪里是打趣,我可是说的实话。”林悦儿捂着嘴笑了笑,脸上带着满满的祝福。

    陆银云心中一暖,正欲说些什么,就听到门外丫鬟通禀:“夫人,大小姐!沐小姐来了!”

    林悦儿和陆银云皆是眼前一亮,这个沐飞雪倒是来得正是时候。

    “快请飞雪妹妹进来!”陆银云端坐好。

    “云姐姐,这是我给你压箱礼。其他的物件儿都在外头。”沐飞雪笑着送上一个巴掌大的雕花檀木盒子,陆银云笑着接过道谢。

    林悦儿走上前,自袖子里掏出一个更小一号的盒子送过去。

    “飞雪妹妹倒是实诚,我这礼可送晚了。”林悦儿调笑着,又对陆银云道:“我送的东西可没有那么精细的,都是吃穿用的,其他东西在院子外头。这个是我单独给云姐姐的压箱礼。”

    陆银云少不得起身道谢,打开沐飞雪的盒子,里面是一对龙凤呈祥雕刻精美的红色血玉玉镯。

    这镯子也不是普通的镯子,血玉本就十分稀少,在整个天昭国都难寻。

    况且,那些雕工精美,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可见,沐飞雪这镯子价值极高。

    林悦儿暗自感叹,貌似自己送的有些俗了。

    “飞雪妹妹送的镯子当真好看,这血玉及其难得,倒是少有啊!”林悦儿出声感叹几句,瞬间让沐飞雪脸上笑意更浓,还透着一丝得意。

    这丫头,一直便是这幅样子,倒是如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这镯子我喜欢得紧,多谢飞雪妹妹了。”这东西,陆银云自然看得出好坏,心中更是热乎乎的。

    沐飞雪被两人说得有些脸红,赶忙指着桌面上林悦儿那个盒子道:“快让我瞧瞧林姐姐送的什么。”

    陆银云笑着打开,里面平躺着一叠纸张。

    不知为何,看到这些纸张,陆银云心头一跳。

    待她一一快速看过来,顿时心头一颤,心中一种呼之欲出的感动,溢满心头。

    “悦儿妹妹,这......这实在不成!”陆银云没想到,林悦会这么做。

    不过,陆银云一想到那个墨香斋和墨香书院,便知道她自然是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这世间,怕是再难找到像她这一版的女子吧!

    沐飞雪有些好奇,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张一瞧,好家伙,一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

    这不是都是云姐姐和林姐姐两个人合作的几桩生意呢!

    不用想沐飞雪也知道林悦儿的用途,她张大了嘴,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悦儿。

    第十章陆银云番外完

    还说自己的礼不算轻的呢!

    瞧瞧这位,一送就送了别人几桩生意。这出手大方得让人心跳加速!

    “云姐姐就收着吧!以后也不必分我分红的银钱了。”说着,林悦儿看向陆银云,在她眼里还是看到了拒绝。林悦儿笑着继续道:“若是姐姐觉得不行,不若以后我们家人去你那里,你给免单了吧!”

    这样说着,气氛也瞬间好上一些。

    陆银云知道林悦儿纯粹是想帮她而已,这样的大恩,她会铭记一辈子,也会尽自己所能来回报。

    “既然悦儿妹妹都这么说了,那我便收下了。以后但凡是你们在我这里,一律免单。”陆银云小心收下两份礼物,同林悦儿还有沐飞雪的姐妹感情更深了一层。几个姐妹凑到一起,少不得要说些这呀那的,屋里时不时传来铜铃般的笑声。

    沈少阳也没有闲着,他和沐飞雪的相公见礼,两人帮忙招呼客人。

    实在是陆家这边男子没人,他们只好当做半个主人了。

    当然,这也是陆夫人安排的,心中对他们还十分感激。

    迎亲也少不得要为难一下,柳长风本就为人老实木讷,被人一问或者一调侃,就容易脸红和着急。

    在场的宾客可都笑得乐呵呵了,都感叹这陆家的女婿找得不错,是个忠厚老实的。

    这场婚事,自然宾主皆欢。

    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不顺心的,那便是陆家老爷那边。

    如今,大家都知道陆家老爷的德行,对待陆夫人和自己的嫡亲女儿都能如此小气狠心,对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青州府很多人不齿陆老爷的作为,背地里可没少说道他家的事情。

    而故意制造这些的陆银云,此时正带着娘亲,随着柳长风一起去锦州府。

    她的铺子锦州府是主店,加上柳长风要准备殿试,自然时间匆忙。

    柳长风的娘亲虽然想跟着去,又想将儿媳留在自己身边敲打,可惜别人一天的时间挣的银子可比他们柳家一年赚的都多。这样的话,柳长风的娘亲只敢跟儿子说说,哪里敢像从前那样鄙夷陆银云的。

    现在柳家的生活全靠陆银云帮忙,才能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

    从前柳家倒是大户,可惜书香门第也没落,日子虽然看上去富裕,其实也不过是月不付出。

    而陆银云的到来是给柳家带来了无数的好处,柳长风的娘亲也不敢再说些其他的。

    更多的,只能在儿子面前抱怨。

    可是,抱怨多了,柳长风觉得自家娘亲太不体谅娘子了。娘子每天在外奔波,打理那么多生意已经够辛苦的了。

    自家娘亲在这个深宅大院里,好吃好喝的,还有那么多仆人伺候着,居然还在自己面前诋毁娘子。

    这让老实本分的柳长风看不过去,他也不能违背孝道,更不能跟自己的亲娘掰扯。

    柳长风做的,便是少回家,少去她面前凑,那样就能不听到那些让人刮心的话了。

    对于柳长风的做法,陆银云并未阻止,也没有多说。

    她本没在意这些,倒是柳夫人自己弄巧成拙了。

    陆银云随着柳长风在锦州府,过得也是充裕,夫妻二人感情极好。

    成亲没到半年,陆银云便传来了好消息。

    这让大家都十分开心,最开心的莫过于柳长风了。

    他一高兴便写信回去报喜了,没想到娘亲居然闹着要过来。

    柳长风一时头大,却不会就此答应。娘子的身子需要人照顾,而娘亲总是每天在她面前念叨有的没的,实在太影响人修养了。

    当然,柳长风只好快速回信,让娘亲就留在青州府。

    最后,照顾陆银云的任务就成了他和岳母大人的了,两人乐此不彼,每天柳宅都充斥着各种笑声。

    几年的时间里,陆银云相继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

    他们一家依旧(www.fqxs.net)住在锦州府,靠近护国公的院子也不过两条街的距离。

    让人高兴的是,没想到林悦儿一家后来也来到了锦州府,且住进了护国公府。

    她们之间的姐妹之情依旧(www.fqxs.net)如同往日,不同的是两人的生活还在继续。

    柳长风的娘亲还是被留在了青州府,多少年后,当她回想自己当初做的那些蠢事,还是会后悔不迭。

    可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让人回头来过的,只能认命。

    陆银云也不是心狠的,每年都会带着孩子们回去住上一段时间,也想让柳夫人看看孩子们。

    她不能剥夺柳夫人对孩子们的爱,也不能让孩子们和相公多想。

    而陆家那边,陆夫人几年也不曾踏进去一步。

    陆老爷也十分气恼当初女儿不给面子的事情,流言蜚语到处传播,这让他们陆家因为陆银云的亲事而丢尽了颜面。

    多年以后,陆老爷看着被下面二夫人的逆子败坏的家门,心中也是悔恨当初。

    当某日巧遇陆夫人的时候,陆老爷还有些认不出来了。

    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夫人,居然没有多少变化,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不仅如此,陆夫人更有气质了,那浑身的成熟的韵味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

    陆老爷看了一眼便慌忙逃走了,他害怕陆夫人看到他白发苍苍的样子,他好似一个老翁,而曾经被他嫌弃过的夫人却依旧(www.fqxs.net)青春。

    还有他的嫡女,这么多年来他也听过她在生意场上的厉害,比他更加有能力有魄力。

    可惜,他没有脸面像被人骄傲的说这是他的女儿,他害怕听到别人鄙夷的笑话声。

    大家都知道他们陆家的事情,自然知道自己苛待嫡女,助长那些庶子威风。

    他这一生,好似都是一个笑话,到老了,更不得不缩起来。

    自从见过陆夫人以后,陆老爷便更不说话了。

    陆家的庶子每天闯祸,拿着家中能典当的东西出去典当,吃喝嫖赌。

    这样的对比,让人里憋闷不已。

    陆老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着的,生生将好好的夫人和懂事的女儿给推到了门外。

    没日没夜的回想自己当初做的错事,想到自己当初成为笑柄也不过是听了二夫人的窜到。

    陆老爷将这一切过错推到了二夫人身上,便将她提出来,和她那忤逆败家的儿子,一同逐出家门了。

    他最后的日子,便就活在了悔恨中,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好好对待那对母女。

    可惜,没有来世啊!

    整个陆家,如同风残烛年的样子,仿佛风一吹就能吹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