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辣文小说网>书库>>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 章节目录 第番570章 番外(四)

章节目录 第番570章 番外(四)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第十六章沈家孩子番外

    “复少爷回来了,快些进屋歇歇!”门房腆着脸说笑着给沈复开门。

    沈复有些诧异,转头丢了一个银角子给门房:“家中可是有什么喜事?”

    门房一听,有些诧异,眼神在沈复身上转悠一下,疑惑的问道:“复少爷不知道?是小童小姐的喜事呢?”

    这话一出,沈复便愣住了,回神后对了包袱就往屋里跑去。

    谁来告诉他,什么时候那小丫头居然要成亲了?

    她到底想要嫁给谁?

    沈复不敢想下去,快步走到小童以往住的院子,此时院子里都站满了人,大家都带着喜气。

    对于他突然回来,似乎大家都有些吃惊,

    看到这些,沈复心中冒火。

    一把推开挡在小童房间门前的下人,撞门进去。

    入眼,是满满红色的地毯,还有房间里贴着的喜字,那样的耀眼,那样的刺眼。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小童一身红衣,娇俏的站在那里。

    “你要嫁给谁?你说,你要嫁给谁?”沈复走上前,两手如同钳子一样捏着小童的手臂,让她直视自己。

    “你发什么疯?”小童原本很高兴,前一刻看到沈复闯进来也是高兴的,却在被他抓痛的时候,脸色难看起来。

    这人,发疯不成。

    沈复以为她是气自己进屋,立即将推到了屏风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不知道?你要嫁给谁?”

    第一次,沈复如此不顾所有。

    他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能让这一切继续下去,小丫头是他的。

    “你放开我!”小童很想用屋里解决,但是想到这人今天还不能受伤,顿时放弃了。

    “复儿,住手!”林悦儿走进来,一把捏住沈复的手。

    沈复第一次复杂的看着林悦儿,却见林悦儿眼里波澜不惊,没有一丝退缩。

    “干娘!”叫完,沈复颓废的松开小童。

    “你怎么闯进来了?快些出去。来人,给小童姑娘补妆。”说着,林悦儿对着沈复招招手。

    那孩子还别扭的站在原地,整个人仿佛被忧愁掩盖。

    “快过来啊!赶紧回你的房间去,洗漱一下,等会儿可有得忙了。”林悦儿眨眨眼睛,心想着,这孩子,难道是高兴坏了。不像啊!

    沈复抬头看了林悦儿一眼,难道干娘是要自己看着小童出嫁吗?

    “复儿,你莫不是高兴傻了?”林悦儿走近一些,沈少阳也站在门外。

    “干娘!”沈复的喉咙有些哽咽。

    他该如何说,该大闹一场吗?

    门外沈少阳不耐烦的开口道:“沈复,滚出来,去洗洗。你看看你的样子,这哪里有新郎官儿的样子,可别让小童看了嫌弃你啊!她要是不高兴不嫁你,那我们可不管了。”第一次,沈少阳对沈复说了这么多话。

    好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要成亲,却在他们心中依旧(www.fqxs.net)是个孩子。

    沈复好不容易消化完这句话,愣愣的对着林悦儿问道:“干娘,干爹说的......”

    林悦儿有些诧异,难道复儿没有收到自己送的信件。

    “你没有收到信吗?”林悦儿疑惑的扫了扫他的模样,没有喜色,看来是不知道了。

    这孩子定然是以为小童要嫁给别人了。

    难怪了!

    “你这孩子,定是没有收到干娘给你的信。干娘催你回来是让你赶紧和小童将亲事办了,左右是一家人,也简单一些。我第二封信有些的,许是你没有收到吧!行了行了,赶紧下去洗漱换衣服。”守说着,林悦儿让沈少阳将呆滞的沈复带下去。

    沈少阳横铁不成钢的提着沈复下去,直接将他丢给下面的人。

    他要成亲了?他和小童的亲事?

    沈复觉得,这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听到最让人高兴的话了。

    被人伺候着洗漱好,沈复穿着红色的衣衫,整个人还恍恍惚惚的,他居然就这样成亲了。

    小童,是他喜欢的姑娘,这样就好!

    沈复的眼里,脸上,满是笑意。

    想到自己刚才做的蠢事,还有自己闯进小童的屋里,不知道小童会不会生气。

    刚才自己力道不小,不知道小童会不会气得不让自己入洞房。

    沈复此时露出一丝纠结,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懊恼。但是若是再从来一次,他依旧(www.fqxs.net)会这样质问。

    他怕了,害怕那个陪伴他的姑娘会嫁给旁人。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大哥,我和小童要成亲了!”沈复呆呆的开口,对着沈彬咧嘴,露出傻笑。

    沈彬笑着摇摇头:“你行了啊!我知道你高兴,快些走吧!外面的宾客可都等着呢!”

    沈复傻愣愣的拜堂行礼,最后送入洞房。

    自然,他也被灌了些酒水,好在干娘给他将酒水换成了清水,不然他可真的受不住。

    一番折腾,总算送走了宾客。

    沈复回房,看都歪歪盖着盖头,睡得不知所以的女子,笑了。

    爽朗的笑容从他的嘴中溢出,透着无限的喜悦。

    小童是个练武之人,自然一听到声音就醒了。然后立即巴拉一下盖头,老老实实端坐在床上。

    沈家婶婶说过,要等新郎官儿来掀盖头,这样才能一辈子称心如意。

    沈复快步走过去,拿着一旁托盘上的秤杆掀起了他期待已久的红盖头。

    入目,是小童红彤彤的脸庞,还有精致的妆容。

    原来,这妆容便是为自己而化的。

    “你走开,你之前可是捏疼我了。”小童可是记着呢,刚才这人可厉害了。

    沈复愣愣神,想起自己之前做的傻事,还想着要大闹自己的亲事呢!

    他有些讪讪的摸摸鼻子,然后伸手在小童手臂上按摩。

    “童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我还以为你要嫁给别人,我都快疯了。”沈复坐在小童身边说着好话。

    小童性子活泼,也没有心眼,自然放过他了。

    两人喝了交杯酒,又系了同心结,还将两人的发也结了。

    结发夫妻,便是如此!

    沈复和小童终于圆满,两年后,两人有了一个女儿,过了三年后,小童又生了一个儿子。

    至于沈彬,他要求掌管青州府的事务,林悦儿只好让他去了。

    最后,沈彬在青州府找到了自己一生所爱,两人恩爱不已!

    莫以秋也帮沈雪找了妥当可靠的后生,还是锦州府人士,林悦儿也只能心疼的将沈雪嫁出去。

    孩子们一个一个有了归宿,林悦儿心疼之余也为他们高兴。

    这些,是属于孩子们的幸福,是他们今后的路!

    第十七章前世今生

    最近,沈少阳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那个梦境太过真实,真实到每次梦见一次都让他心痛一次。

    沈少阳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每次看到林悦儿的面容,却仿佛透过她此时的面容能看到另外一个女子。

    这种恍惚和疯癫的感觉,让沈少阳有些琢磨不透,自己到底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里。

    他好像,梦魇了!

    林悦儿也发现沈少阳不对劲了,他似乎最近很喜欢盯着自己的脸看。

    每次,都能看很久。

    而且,他的眼里有浓浓的伤感,似乎让人看到了会不觉跟着他悲伤起来。

    林悦儿哪里知道沈少阳那个梦见,她更不知道沈少阳心中所想。

    自从悦儿生产那阵子,他做过一次那种梦,从此以后他便经常做梦了。

    梦里面,有个男子同他长得一模一样,可惜男子居然蓄的短发,而且身上的衣衫也十分奇怪。

    男子的成长在他脑海中不断上演,仿佛他就是那个人,那个人,就是他。

    有时候,沈少阳梦醒过后更是觉得惊奇,自己似乎快要分不清梦和现实了。

    这天夜里,沈少阳自一次做了同样的梦。

    梦里面,他终于能够冲出去,终于能够跟上那个神奇的会跑的铁盒子了。

    可是,等他来到四面白墙的地方,他又被挡在了外头。

    很多人在他面前走过去,都看不见他。

    但是,他却能看到对方手里拿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有一些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在那里忙碌。

    沈少阳不知道大家在干什么,但是他却由来的心慌。

    他站在远处,看着坐在椅子上颓废的男子。

    男子拿着一根白色的东西,伸手在怀里掏了掏,立即有一个粉色衣衫头上戴着帽子的女子走过去,似乎说了什么,男子立即将手里头的东西丢进了一旁的桶里。

    而那个男子似乎十分焦躁,虽然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庞,却没有自己那么淡定自若。

    沈少阳摇摇头,他可不会是这个人,这个人太弱了。

    也不知为何,沈少阳顺着男子的目光看过去,看到那个紧紧关闭的房间,心就猛跳个不停。

    似乎,这道门打开,是另外一片天地。

    在沈少阳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跟他张得一模一样的男子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几个人走了过去。

    沈少阳走进一些,听到几个人的言语。

    “请问您是不是林老师的老公,沈先生?”一个男子肩膀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包包,看上去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那个男子点点头,面无表情。

    “我是本次演讲会的主办方,特意请林老师过来讲课。只是没想到......”男子没有说完,他的眼神里透出一丝哀伤,但是一旁如同透明人的沈少阳却在他眼里看出了一丝不耐烦。

    男子身旁一个人站出来,很是正规的开口:“沈先生您好!我是主办方的律师。关于这次的演讲,林老师突然昏倒的事情,我想我们是有双方责任的。”

    这样的话,他一年里会说太多太多。

    男子冷着脸看着那人,没有开口。

    沈少阳在一旁却听出来了,感情,这人是来找茬儿的!那意思,怕是想推卸责任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也叫林悦儿的女子到底怎么样了,看样子也是病得厉害吧!

    而她生病正是在那个什么奇怪的演讲后台,看来,那女子的生死对他们十分重要,而且他们也承担了很多责任。

    沈少阳偏头看着那个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他只是动了动唇,好半天才开口道:“我想,我知道我老婆身体情况如何!她几年都没有生病,这一次,责任不在她。”

    沈沐阳第一次开口,眼里迸发着冷意。

    对面的那位所谓的主办方有些气恼,朝着那律师递了个眼色。

    “沈先生,听说演讲前,林老师同您吵了一架,你们还要离婚?既然这样,那么,沈先生怎么不说这事林老师身体承不住打击呢!”那个律师说完,眼里满是势在必行。

    沈沐阳有些诧异,没想到家里的事情这些人都知道了。

    他想了想以为是林悦儿说出来的,他哪里知道,这些都是他们看到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想到的。

    大家看着他的眼神便知道事情是真的了,那位律师更加自信。

    正在沈沐阳没有开口的时候,沈少阳突然走近他,想了想,朝着他身体里猛然撞去。

    或许,奇迹,总有那么一些奇迹。

    沈少阳发现,自己居然动了,而且面前站着的是刚才那位律师和主办方等人。

    这种奇怪诡异的现象,让沈少阳心头猛然一跳。

    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空荡荡的。

    似乎想到了什么,沈少阳突然开口:“你......”

    果然,开口的声音正是刚才那个男子,沈沐阳。

    他们两人虽然长得一样,但是声音还是有所不同的。这种细小的差别,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来,自己恐怕是进入他的身体里了,沈少阳压下心里的惊讶,然后想到刚才主办方和那个律师的嚣张。

    想着还是帮帮沈沐阳和林悦儿吧!

    沈少阳抬起头来,此时气场大开,整个人除了发型和服装,其他同自己无二。

    对面的人发现沈少阳的改变,还以为他刚才是藏着掖着的。

    沈少阳冷艳看着对方,双手插进裤兜里:“你们从何处得知的?我可不会跟我的娘......老婆离婚。”说着,沈少阳抽出一只手举在耳边:“不论你们是从哪里知道的,这次的责任,你们承担!我不会跟我老婆离婚,你们也别想推卸责任。”说着,沈少阳走上前,走到律师耳边:“不知道你说的离婚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我是当事人,我都不离婚,谁敢说什么。”

    说着,沈少阳突然快速上前一把揪住那位主办方的衣领,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你听着,全责在你,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给她陪葬,我说到做到。”说完,沈少阳一把将人丢在地上,然后扯过那律师衣领上的钛金笔,轻轻一折。

    ‘啪,哒’只听两声脆响。

    第一声是折断的声音,第二声是落地的声音。

    对面的两人被他这样霸气侧漏的动作给吓坏了,大家还以为刚才看到的是一个温柔的男人,可是此时完全是个煞神。

    第十八章全文完

    这人,定然能说到做到了。

    那浑身上下的气势,简直要将人给淹没。

    这......这人怎么一下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刚才还说一个温和的男人,此时却像个高高在上的强者。

    看来,他有十分的把握,他或许有什么后台也说不定。

    能单手将自己提起来的人,能轻轻松松将那支笔折断的,也是个有功夫的。而且那人的姿态和眼神还有气势,完全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想到这里,主办方立即点头:“全责,全责,你放心!”说着,主办方立即签字,又将一个文件递给沈少阳。

    不过是钱的事情,他宁愿出钱也不愿意惹上这样的一个难缠的人。

    沈少阳突然笑了,伸出手,学着这里的人的方式握手。

    那主办方哪里敢反抗,立即伸手握了握。

    沈少阳冷冷一笑,顿时主办方朝着他说了两句就跑了,那位律师也随着他灰溜溜的离开了。

    沈少阳看着文件,虽然字有些奇怪,但是好歹认得出来,且事情都办妥了。

    在沈少阳同那人握手的时候,他看到那个紧闭的房门似乎开了,又关上了。

    事情解决,沈少阳眼神缩了缩,汇聚灵魂的力量猛然冲出了这具身体。

    沈沐阳半响还没有回过神来,只觉得刚才自己好像有些不对劲。

    待他站在原地,手里头还拿着那份全责的文件,心中顿时大惊失色。

    刚才,难道......

    沈沐阳觉得自己一定要疯了,好半天都回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却能感觉到,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一件事情,而且是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有人控制了自己?

    一想到这种可能,饶是二十一世纪不信牛鬼蛇神的沈沐阳,都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虽然事情透着诡异,但是确实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沈沐阳好不容易深呼吸几次,这才稳住。

    这件事,只有自己发现,自然不能告诉任何人了。

    不管怎么说,事情也朝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至少,老婆能得到最好的救助。

    沈沐阳颓废的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心中懊恼自己之前太过冲动的决定。

    其实,他也不过是想吓吓老婆,让她能放下工作的。

    可是,没想到居然给她带来这样的意外。

    沈沐阳此时此刻恨的是自己,若是没有他提出离婚吓唬老婆的事情,老婆也不会这样吧!

    看着亮着红灯的急诊室的大门,沈沐阳心里一片凌乱。

    沈少阳看了一会儿,从沈沐阳的表情上,他可看到了后悔,难过,还有些许期待。

    看来,这个男子也不是那么渣!

    虽然顶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到底沈少阳不想看到这副身子做出让自己愤怒(www.shubaojie.com)的事情。

    梦境又一次停住,沈少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侧脸是林悦儿沉睡的脸庞。

    床铺旁边,是一架木质的摇床。

    这是悦儿特意让人做的,给两个孩子用的。

    看着熟悉的面容,看着两个乖巧的孩子,沈少阳长舒一口气。

    最近的梦越来越频发,每次进入梦乡他都有些压抑和窒息,似乎想要宣泄什么。

    沈少阳失神的抚上林悦儿脸庞,只觉得梦境里的脸庞似乎同这张脸在折叠。

    而他,透过林悦儿的脸庞,想到的是那个梦境里的女子的面容。

    还有她倒下去那一刻的苍白!

    ‘悦儿,这些梦,到底是想告诉我什么,还是让我完成什么?’沈少阳思绪万千,轻轻收回手,揉了揉眉心。

    此时,天还未大亮。

    沈少阳睡意全无,仔细给林悦儿盖好,又起身看了看两个孩子,他便穿戴好出了房门。

    院子里有下人时刻准备着,厨房也备着食物。

    沈少阳穿的月白色的束腰长衫,头发拢在身后,只有一根银色的缎带高高束起。

    他就这样站在院子里,一直等到晨光的到来。

    直到听到屋内有动静,沈少阳才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往屋里去了。

    林悦儿迷(www.xinbanzhu.com)迷(www.xinbanzhu.com)糊糊醒来,没想到沈少阳居然不在,刚起身看看孩子,就听到打开房门的声音。

    “悦儿可睡好了?”沈少阳带着一些露水进来,立即运功驱散了清晨沾染的寒气。

    林悦儿侧脸看去,瞧见沈少阳身上腾起一些白气。

    ‘他难道很早就醒了?’不过闻着沈少阳没有汗味的气息,林悦儿有些疑惑。

    这人,难道大早上的就出去站着不成。

    “我睡好了!倒是你,怎么出去了?”这段时间,她发现沈少阳似乎不似往常那样早上起来练功。

    更多的时候,他会盯着一处看,而且还会盯着自己的脸庞瞧。

    林悦儿想到昨天夜里做过的梦,身子不觉一抖。

    沈少阳看着她,笑着走近:“嗯,看你们睡得极好,我便出去站了一会儿。”他不会同娘子说谎。

    林悦儿自知他没有说谎,但是心里却觉得,沈少阳的变化似乎怪了。

    结合昨夜的梦境,林悦儿突然心里冒出一种猜想。

    难道,他也做梦了?

    “我瞧着你最近睡得不是很安稳?可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还是做了什么噩梦?”在林悦儿看来,昨天自己做的才是噩梦。

    自己居然看到两个沈少阳,不对,一个是沈沐阳,一个是沈少阳。

    她脑子里一团浆糊,不知道事情到底是不是如自己猜想的那般。

    沈少阳盯着林悦儿的眼睛,在她眼里看到了震惊和恐慌。

    难道,悦儿也做梦了?

    “嗯,最近经常做梦,奇奇怪怪的!”说着,沈少阳盯着林悦儿的面容道:“娘子呢?”不知道,娘子会做什么梦。

    林悦儿抬头看着沈少阳,在他眼里看到一丝探究。

    这人,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想了想,林悦儿握了握拳,最后才上前一步,环住沈少阳的腰身道:“我昨夜梦魇了。我居然看到了两个你,两个!”林悦儿抱住沈少阳的力道很大,仿佛很害怕很不安。

    沈少阳抬手拍拍她的后背,说不惊讶是假的。

    没想到,娘子和他居然进入同一个梦境。

    看来,这当真是稀奇了。

    “要不要找人瞧瞧?”虽然天昭国没有禁止鬼神的说法,但是却也能让人算一算的。

    林悦儿摇摇头,她是真的怕了。

    “我听说静慧师傅便是能掐会算,整个天昭国可无人能比。”沈少阳的话如同一颗定心丸一样,让林悦儿突然放下心来。

    是啊,就连那个静慧师傅都没有排斥她!

    看来,当真是缘分如此吗?

    林悦儿想到了被自己丢在空间的那块木牌,上面很多符文,静慧师傅还让人带话给她,这对她有用。

    想到这里,林悦儿自袖子里掏出那块木牌,在沈少阳疑惑的目光中,她将木牌挂到了床头。

    沈少阳笑了笑,不再多想。

    瞧瞧自家娘子给吓得,看来自己也不能乱想了。

    说来也奇了,自此以后,林悦儿和沈少阳便没有再有做梦了。

    从那以后,两人再也没有提过那个梦境。

    生活还在继续,关于沈少阳和林悦儿的幸福也还在继续!

    岁月流长,时光如梭!

    当两人相携白头的时候,除了感叹,便是感激了。

    感谢上苍让两人相遇,相知,相爱,相守!

    这一生一世都不够他们感受的,沈少阳和林悦儿在百年闭眼的前一刻,两人躺在用了几十年的雕花拔步床上,说着续下辈子,续下下辈子的承诺!

    他们想要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哪怕岁月流长,在那人山人海中,只要他们有缘,自会再见!

    (全文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