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辣文小说网>书库>>玉面鬼手> 章节目录 终篇 彩斯人若彩虹

章节目录 终篇 彩斯人若彩虹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从楼兰回广陵,沈千城和莫清绝足足走了两月,等到抵达广陵的时候,已经是初冬时节。

    在城外之时文兮便同两人告别了,沈千城知道文兮要去昭安寺,死里逃生回来,她定是想去见见沧澜的,所以沈千城也识趣的没有插手。

    圣湖一战,莫问天体内的长生不老之药被灵力所吸收,等到圣湖之水退去时,莫问天也不见了踪迹。所以沈千城心中猜测,许是六百年前莫问天逆天而行,如今药力散去,他也就消失于这世间了。

    “暮云,你接下来打算长居广陵吗?”

    就在沈千城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广陵城墙之上时,莫清绝忽然从身后拥住她的身子,鼻息喷在她的脖间,沈千城不由得微微一愣。

    “世俗之事已让我厌烦,我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沈千城轻声叹道。

    以前或许她是心系天下黎民百姓,她想和顾天锦共创和平民主的社会。可是现在,她见惯了杀戮,她从鬼门关死里逃生,她想为自己活一次。

    上一世,她把性命交给了国家,这一生,她想同自己所爱之人好好度过。

    至于顾天锦……沈千城的眸子微微一眯,从顾天锦的眼里她能看得出来,他比自己想象中更热爱自己的国家,或许是他内心深处对南魏的依恋,所以沈千城知道,顾天锦不会离开南魏的,一日为王,他一生都不会改变。

    所以此次回京,沈千城也没有想过带着顾天锦一起离开,她是来给他送千年冰露的。

    当初西襄竹苑一战,她瞒着莫问天在雨渊月的手里拿到了千年冰露,本来她想着让凤飞舞将它带给顾天锦,可是考虑到顾天锦不便再与江湖势力牵扯,沈千城就将它放在了自己身上,同时也在心中激励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暮云,你说的可是真的?就我们两个人?”

    “嗯,我不是还欠你一个婚礼吗?”

    夜深之时,沈千城看着莫清绝入睡之后,她便换上一身夜行衣进了皇宫。

    此时,圣阳宫内掌起了华灯,宫殿内外有着重兵把守,殿内还不时传出几声咳嗽。

    听着那熟悉的咳嗽声,沈千城的眉梢微皱,虽然当初她为顾天锦渡了灵力,可是眼下看来效果并不好,看来自己真是应该早点赶回广陵。

    深吸了一口气,沈千城侧过身子脚尖一点,身轻如燕的她很快便躲过侍卫进了圣阳宫。

    绕过垂在地上的纱帘,沈千城大步往顾天锦的声源寻去。

    “顾天锦。”

    看着案桌前面部有些沧桑的顾天锦,沈千城不由得轻呼道。

    而此时的顾天锦面部一僵,似乎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许久,他才仰起头看着沈千城。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要被血蛊之毒折磨死了。”

    闻言,沈千城咧嘴一笑,淡淡道:“我看你挺好的。”

    “切,你懂什么。”

    “那,这是你的解药。”沈千城从怀里掏出一瓶晶莹剔透的雪水递给顾天锦。

    见此,顾天锦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半晌才道:“大恩不言谢,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沈千城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笑道:“好!”

    两人一人一壶白酒碰杯,一来二去,没过多久,沈千城已经两颊泛红。反观顾天锦,他的脸上只有一些不正常的苍白,看样子并没有醉。

    “沈千城,你的酒量还是不行啊。”

    “才……才怪!!”

    沈千城不服输,再次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看着顾天锦,打了一个醉嗝说道:“顾天锦!我们再来!!”

    “不了,你再喝,外面的男人该冲进来了。”

    “什么男人??”沈千城将眼睛眯成一道细缝,笑眯眯的说道。

    看沈千城这个样子,顾天锦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从她手中将酒壶拿了过来,轻声道:“当然是莫清绝了,沈千城,你要离开了是吗?”

    “啊……?”沈千城的酒意似乎醒了一些。

    顾天锦上下打量了一眼沈千城的装扮,再次道:“你走了还会回来吗?”

    这一次沈千城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她的脑子现在浆糊一片,似乎根本听不懂顾天锦的话语。

    看到沈千城这副表情,顾天锦最后释然的笑了笑。他与沈千城一同来到这古代,她的命途已经走完,而自己好似还未起步,他确实不应该对她再做阻拦。

    “沈千城,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快乐一些。”最后,顾天锦扣住沈千城的肩膀,认真的嘱咐道。

    而此时的沈千城酒意已散,不,应该说,她就没有醉,不过是想借着醉意,蒙混过关而已。

    沉默(www.zhaishuyuan.cc)半晌,沈千城这才缓缓从身后掏出一副古画递给顾天锦。

    顾天锦眸光一闪,随即似笑非笑的接过那副古图,沉声道:“没想到,这副孽海拜月图,最后居然会落在我的手上。”

    “这里面有前朝地库宝藏的机密,你可要好好保藏。”

    “嗯……我也有一件东西送给你。”只见顾天锦解下腰间的玉佩递给沈千城,眸子微微一暗。

    顾天锦递来的玉佩润滑冰凉,上面雕刻的纹路清晰,正当沈千城想要出口询问的时候,顾天锦忽然出声道:“老鼠代表子时,龙为辰时,这两个时辰是半夜到清晨之际。这后半夜是一天当中最黑暗而且是人类最容易死亡的时候,所以玉匠便把鼠和龙两者雕刻在一起,合称子辰,乃保平安之意。沈千城,你要好好收着这子辰佩,我希望你能平安。”

    顾天锦的话语既轻又浅,沈千城不由得愣了许久,最后才含着泪珠回道:“好……顾天锦,你也要好好的。”

    看着沈千城难得的泪水,顾天锦洒然一笑,最后将她小心的拥入怀中,轻声道:“有朝一日我君临天下,你一定要回来。”

    泪水划过沈千城的指尖,她听见自己哑声道:“好……”他君临天下之时,她定当赴约才是。

    午夜时分,沈千城恍惚的走出圣阳宫,宫外的侍卫早已不见,只有一个修长雪白的身影站在月光之下,那朦胧的光晕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一丝白发飘起,绝世风华的容颜就这样映入了沈千城的眼帘。

    她勾唇一笑,此生来这古代走了一场,重重迷(www.xinbanzhu.com)障,危机四伏,幸好有一人,护她周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