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辣文小说网>书库>>唯我独尊> 章节目录 第九百变五十六章 唯我不变(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九百变五十六章 唯我不变(大结局)

    “哈哈哈,原来你没练成,强行施展,你会死的,”剑尘老祖忽然间发出无比得意的笑声

    “死有何惧?”水恨生的声音,充满了豪放,大声笑道:“水恨天‘恐怕你的心中,早已经不记得高古王族的荣耀了”

    同时传音给奏立道:“小子,照顾好我的孙女快退”

    秦立在水恨生传音之前‘就已经感觉到不对,身形已经朝着高空射去

    “什么?”剑尘老祖忽然间大惊失色,身形急朝着天空中退去口中同时暴喝道:“水恨生,你疯了”

    “高古王族的荣耀‘永世长存”随着水恨生的一声嘶吼,他的身体砰然爆开,一道恐怖的气浪,以水恨生为中心,想着四面八方‘排山倒海一般的扩散出去

    轰

    轰

    轰

    一声声巨响,连续响起

    这道气浪所经之处,一切全部化作虚无,巨大无比的山岭,奔腾咆哮的江河,巨大的湖泊‘辽阔的草原—,——,—以及包含那双胞胎鬼魅天王兄弟在内的数万鬼魅大军,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气化,消失在空气当中

    方圆万里范围之内,化作一片焦土

    所有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

    高天之上,只剩下秦立和剑尘老祖两人,遥遥相对

    剑尘老祖脸上的惊愕之色,尚未散去,他没想到,自己一直有些看不起的兄长,不但练成三千小世界这门绝顶大神通竟然在关键时刻,舍生取义,以高古王族的荣耀,灭杀了他所有的手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忽然间,剑尘老祖发出狂笑:“也好,这样正好反正这些,迟早都是要灭亡的,谁灭不是一样?还省得我亲自动手了秦立只剩下你我二人‘我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神技”

    说着,剑尘老祖的身体,直接消失在空气当中,整个天地间化作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将秦立囚禁在当中了

    “我,就是天道,天道,就是我”宏大的声音,如同滚雷一般,在天地间响起‘那种恐怖的世界法则之力要将秦立生生撕碎

    秦立的身体,开始出现龟裂这种恐怖的世界法则之力融合了无上大道‘强大到不可思议

    “吼”

    秦立的喉咙当中发出一声怒吼,一股至阳至刚的气息,从秦立的身体中爆发出来,鲜血,也顺着秦立的身体,向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出

    “我也让你知道,什么叫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秦立的身体,同样消失在天地间,高天之上,形成一道无比宏大的剑意,将这片天穹刺得千疮百孔

    “化作天道?真是笑话”秦立的声音‘同样响彻天地间

    一时间,不知有多少琅都大陆中的绝世强者,脸上纷纷露出惊恐至极的表情,有无数从不出世的高古活化石老辈强者,纷纷从闭关修炼之地走出来,满脸恐惧的望着头顶天空

    这股气息,他们永远都无法忘怀

    青衣人

    当年的青衣人,降临到高古世界,带来的,正是这种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气息‘那种真正睥睨天下,傲视众生的气势,他们永远都忘不了

    而今天,这股气势,又再虔出现在残破的高古世界上

    “难道他回来了?”一个高古活化石喃喃自语

    “又来了,他终于又来了,另一个地方,一个如同干尸般的高古活化石嘴里咕嚷着‘他的寿元即将耗尽,却没想到,在临死前,竟然又再次感应到那股永世无法忘怀的气息

    “三千大世界”剑尘老祖不甘的怒吼,三千个真实的大世界,冲入到现实中来,想要镇压秦立

    “给我破”秦立的身体‘同样已经千疮百孔,布满大道伤痕,但他的精神,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

    手中化作赤龙的饮血剑,斩出一道简简单单的剑气,一剑将三千大世界毁掉大半,世界崩塌,冲击得整个琅哪大陆摇摇欲坠

    “天道法则,束”剑尘老祖在咆哮,在拼命

    一道恐怖的法则束缚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要将秦立束缚

    “给我死开”又是一道简单至极的剑气‘将这股蕴含无上天道法则的束缚之力‘打的稀巴烂

    像是碎玻璃的声音,整个天地间,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剑尘老祖惊骇的无以复加,大声道:,这不可能你的道怎么可能强过我的道?”

    “我的道,是人道是人性的道”秦立嘲讽的声音,充满这片天地:“而你的道‘没人性”

    剑尘老祖不理秦立的讥讽,大声咆味道:“大道无情要人性有何用”

    “你没人性,所以你不懂人性的美好”秦立的声音淡淡的,却蕴含了无上的道义

    就像他现在每挥出的一剑,看起来简单的要死,就连三岁小孩都能看清楚他出剑的诡计,让一个世俗间普通武看见了都会嘲笑这剑法太简单

    可偏偏的,秦立的每一剑,都会将剑尘老祖的大道斩碎几分,让剑尘老祖惊怒交加,却不知这究竟是为什么

    “九天十地,唯我独尊”—…这战技,是青衣人的,真的就那么强吗?”到最后,剑尘老祖越来越虚弱,他的声音都快在虚空中消散,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询问秦立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十天十地唯我独尊,人外有人,天外”——————当然,你没有人性,所以,你才永远都不会理解”秦立的声音淡淡的,响彻整个琅峫大陆

    “我不甘心”剑尘老祖的怒吼声同样响彻整个琅峫大陆,这一刻,他的确以身合道,化作琅峫大陆的天道,掌管着琅琊大陆的天道法则‘但他,依然败了

    不知有多少人因为秦立这一战,而得到突破,也不知有多少原本走错路的修炼者得到领悟,又重来过

    剑尘老祖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妄图化作夫道,妄图以大道法则来镇压秦立,却被秦立斩得支离破碎,就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同样的他也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神魂俱灭

    不知过了多少茸,这世界‘早已经已琅哪大陆为中心,重合并在一起

    庞大的世界,灵气充足,地灵人杰,涌现出不计其数的天才强者演绎着不同的热血故事

    曾经的那一战,几乎快要埋没在历史的尘埃当中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那一战的细节了,事实上曾经的那一场决定这大世界最重命运的战斗‘也并没有亲历者

    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一些的,只是那些人当时,都被秦立给收入到神庙当中,而且为了防止他们被剑尘老祖的道痕所伤害,秦立又封印了神庙,所以,那些人也不知道最后剑尘老祖是怎么死的,不知道秦立是如何胜的

    只知道那一战之后,秦立的声音传遍整个琅娜大陆,发下宏愿,说要恢复高古世界‘重现高古时代的无上荣光

    普天之下,竟无一人反对

    一个庞大无比的阵法,将曾经破碎成很多块的高古世界,重拼合到了一起而出乎很多人预料的是,的世界,并非只有域内,域外‘界下,界上这四块大陆,而是八块

    另外四块大陆上面,同样有无数的强者‘同样也有不同的流派,比如说曾经在天元大陆,也就是界下被发扬光大的炼金文明,在那四块大陆中的一块上,依日无比辉煌

    还有奇特的斗气,以及绚丽的魔法‘各种文明,却被秦立重给拼合到一起

    经过很多年的融合之后,这个庞大的世界,变得无比辉煌,要远远过曾经的高古时代,远古的历史,几乎已经没有人记得,但秦立的功绩,却被无数人传送

    不过秦立的身影,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无数年了,从世界重拼合到一起之后,秦立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没有人知道这位曾经的传奇‘所有人心目中的神,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在很多种文明的冲击下‘这个世界,已经彻底变了样子

    炼金文明,机械文明,魔法文明,斗气文明,战技文明,神通秘术—”—”这些文明相遇的结果就是,衍生出无数的种族,包括鲜事物

    比如说炼金大师炼制出来的机械车,不需要牲畜动力,只需要一块普通晶石,就可以行使出上百万里

    还有在天空中可以飞行的机械飞鸟

    闻名大陆的青龙帝国国都青龙城,大陆排名第一的青龙学院,今天正好到了生报到的日子,青龙学院外面,人流如织

    各个种族的精英学子,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从大陆各地,经由传送阵,汇聚到这个地方,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骄傲

    能够从世界各地,在千万亿人当中脱颖而出,进入大陆第一学院也的确值得骄傲,最重要的,这学院所属的国家,是整个大陆的传奇秦立曾经的故国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几万年,但这份热度,却从未消退过半分,学院的广场上,竖立着一尊高达千米的巨大雕像

    那是一今年轻英俊的男人,双眸如星辰般璀璨深邃,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长发披肩,背后背着一把巨大的龙形宝剑每一个入校的生,都会第一时间来参拜这尊雕像

    因为这雕像雕刻的,就是整个大陆的传奇,秦立

    “我说夫君,你也太自恋了?我们都知道这雕像雕刻的是你,也知道你是这个世界的传奇,可问趣是,你不能一看就是几万年?几万年都没有看腻?”一个清脆如黄鹏的少女声音响起

    一株足有十几万年树龄的古树下,放着一张舒适的躺椅‘一今年轻人躺在上面悠闲的晃荡着‘正静静的看着那尊雕像

    他的身旁,围着一大群莺莺燕燕的人间绝色,随便哪个,都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刚刚说话的,就是其中的一个穿着一身红裙,一张脸如同瓷娃娃一般,无比的艳丽

    这样一个惹眼的组合恐怕在任何地方,都会引起所有人的围观但奇怪的是,所有路过这里的人,都对这些人视而不见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所有路过的人都没看见他们的存在

    另一个女子冷笑道:“红绫,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没看夫君他每年都选择生入校的时候来这里吗?他哪里是看他自己的雕像,他分明就是在看那些年轻的………………漂亮的,有着白生生小腿的少女啊”

    这女子将“年轻的,“,漂亮的”这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引起其他女人的一阵哄笑

    终于,这年轻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凤凰你说你都几万岁,的人了,都可以当祖祖祖祖长奶了怎么还是这样顽皮呢

    “你才当祖祖祖祖太奶”……,”娇艳的女子白了秦立一眼

    年轻人这时又看向另一个绝美的女子:“诗雨呀你是大妇,这事儿你总得管管?你就忍心,看着你的老公,被这样欺负?”

    那个绝美的女子撇撇嘴‘把头转向一旁,装作没看到,但那张精致无比的脸上‘却分明带着笑意

    “唉,语嫣啊,你是大姐……,啧,也不理我‘雪姐姐?小雪妹妹?云烟姐姐?芊芊妹妹?小狐狸?小蛇蛇?小灵儿?紫菱美女?子琪妹妹?你们干嘛都这种表情看着我啊?”年轻人挨个看着这群国色天香的女人,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自己雕像那边,那里,正有一群年轻漂亮的少女,正一脸崇拜的看着雕像,嘴里还说着什么

    “听听,看看人家,人家多么崇拜你们的夫君?再看看你们现在,唉,真是无法无天了……””年轻的男子假假的叹息着

    “你可以去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