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辣文小说网>书库>科幻灵异>都市神话> 章节目录 终章&#&183;大结局

章节目录 终章&#&183;大结局

    终章?大结局

    人生如幻亦如梦,这句话用来形容张贲最贴切不过。

    他没猜到开局,也没猜中经过,唯一能把握的,也就是那或许还算靠谱的结尾。

    假如,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五大流氓不打算围剿他的话。

    当发现把一个人的**消灭是如此轻松的时候,一个暴徒会在血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或许还会理解成血性,谁知道呢,反正……火箭炮洗地不会让一个已经习惯了爆炸声的怪物级男人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之处。

    没有一早上睁开眼睛就感慨世界依然和平,没办法回国的张贲唯一感觉到慰藉的,或许就是夏真这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娘们儿。

    或许认识这个女人,才是一场最梦幻的开始。

    到现在,他成为这颗星球上最值得注目的军阀头子。

    比卡扎菲、奥沙马拉登、萨达姆侯赛因……还要让人提神。

    当然,封锁的消息不可能让全世界的人过来围观,缅甸随处可能爆炸的地雷还有二战遗留的炸弹会让人望而却步。

    曼德勒肃清之后,生意人多了起来,来自国内的商人们总是会恰到好处地去把商品带过来销售,曼德勒的生活水平,或许和一个偏远县城的水准差不多,当然,比起以前,这里要好一点,至少,它变得安全了。

    “乱。全世界都乱。”

    抽着哈瓦那雪茄的马克,不知道这粗长的雪茄是不是真从古巴少女的大腿上搓出来的,乱糟糟的世界,仿佛对他们这个原本更加乱糟糟的地域转移了视线。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你又想出去了?”

    张贲问马克。

    巨汉咧嘴一笑:“去参加比赛。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不是我的风格。不杀人的时候,我可是个大好人。”

    “那行,我帮你准备。”

    “我的弟兄们你安排好,就行了。老子一个人,才逍遥自在,哈哈哈哈……”

    马克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道:“外面的人都回家了,老子出去,这样才正常嘛。等老子走不动了,再来找你要个养老的地界儿。”

    “随时恭候。”

    ……

    “弟兄们,青山不改,咱们后会有期。请了。”

    马克拱手抱拳,身上背着行军背包,腰间别着三棱军刺,胸前别着一只墨镜,发达的肌肉将黑色的T恤撑起来,雄壮非凡。

    山间二十八门山炮开炮送行,也算是得了个大礼。

    数得着的人物都过来送行,便是关山也拎着大关刀,舞了两招千里追月、青龙探首,让马克连连叫好。

    “一路保重。”

    皆是抱拳送行。

    这一路,走了五里又走五里,送了十里又送十里。

    直到说出一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马克才哈哈大笑地戴上墨镜,转身潇洒地离开,他比张贲潇洒,拿得起,放得下。

    或许几年之后,张贲也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但现在,沾着因果的他,放不下如此众多的责任。或大或小,或多或少,这些责任,他挂着总大将总司令的名头,就是怎么也扔不掉的。

    马克潇潇洒洒风风火火,如陨石坠地而来,如离火长虹而去,痛快的人生,痛快的汉子。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草莽,杀人越货却是善恶是非胸中藏,大智若愚,也就这样了。

    若是较真,他便是得了道,反而是更加尽善尽美的人。

    有人羡慕,但羡慕终究只是一闪而过,花花世界,这么多钱财权势,扔了多可惜,不如好好地享受。

    仿佛宰了巴西女总统的脑袋,一声轻爆,堂堂南美大国的元首,就灰飞烟灭,何等畅快,潇潇洒洒,让满世界都在震惊,却还不知道谁干的。

    地盘不是水泊梁山,萨尔温江撑不起那点莽撞,它就是条淌着鲜血的河,彷徨踟蹰都在这里。过去就是家乡热土,跨不过去,也只能说,生死运数自有天命。

    原来太平的地方,变得不太平了。

    而萨尔温江的怒波,如今反倒是平和流淌,意外的潺潺有几分意境。

    干着杀人越过谋人朝堂事情的一群爷们儿,看着满世界乱糟糟的样子,便是知道一件事情,他们能过的轻松一些了。

    指不定画个妆就在西雅图看超音速队的比赛。

    世界就这么乱糟糟地过了几年,山间风貌也变了许多,有了路,有了房子。

    田里也依然会挖出地雷或者没爆炸的炸弹,但每个人都开始觉得有活路,有盼头,不再觉得这个该死的世界还是大家一起毁灭的好。

    山间的一处院落之中,正在演武的一群汉子们都是拱手行礼,来了一个壮硕汉子,挥挥手,一群人照旧。

    汉子越过院落,到了后堂,后堂还有个院子,像个客家人的土楼一般,上面一圈儿还留着炮口机枪垛口和狙击点。

    “上哪儿去了?”

    “来了两个法国**,说是要买武器,过去看了看。”

    “跟海伦一起去的吧。”

    “没。”

    叉着腰的女人冷哼一声,最后没有说什么,从摇篮里抱起一个大胖小子,熟练地抱在臂弯里,更是熟练地掀起单薄的衣裳,胀鼓鼓的ru房充满了奶水,胖小子闭着眼睛,活脱脱就是一只大号的猫儿,吸奶的嘴巴嘟在那里,甚至好玩。

    “老娘呢?”

    “带着卡秋莎回昆明去了,呆这儿你又不好好的陪,干等你啊。”

    “老大呢?”

    “妈带着一起回去了,跟着奶奶才有意思,跟你这个做老子,除了郁闷还有什么?我再呆三天,大后天我回中海。”

    “怎么都着急着回去?”

    汉子皱眉,颇为不悦。

    “你要是不怕惊天动地,也可以和我一起回去啊,反正你不差多几条人命在手上。再说了,咱就算回去了,你不是还有金发碧眼的小妞陪着嘛,格鲁吉亚的大洋马,啧啧,那前凸后翘的,乐不思蜀了吧。”

    “别瞎扯。”

    汉子将外套挂好,轻轻地给彪悍女人揉捏肩头,好一会儿,这女人才没有继续呛他,一时无话,倒是温馨起来。

    “咱爸过两天也过来。”

    “哦。”

    “阿公也说了,等入冬的时候过来避暑,带着人旅游。”

    “嗯。”

    “还有老太爷那里,说是夏天送的礼物很喜欢,翡翠很大,他很高兴。”

    “知道了。”

    “妈让我问你,什么时候再生个儿子。”

    “知道了。”

    “东方大市长又升官儿了。”

    “你有完没完,鸡零狗碎的东西都和老子扯!”

    “离婚!”

    “你能换一招吗?”

    “明天就离!”

    “算了老子怕你,你继续说。”

    “咱还不说了,你给咱按摩好了!”

    “知道了……”

    汉子无奈摇头的时候,和正给孩子喂奶的彪悍女人一样,都是笑了起来,其乐融融,生活的气息,大抵上……就是如此吧。

    “我们去马尔代夫旅游吧。”

    “好。”

    “然后再去马达加斯加看企鹅。”

    “马达加斯加没企鹅,那儿是非洲,要看企鹅去南极。”

    “那咱去南极啊!”

    “行!”

    “然后再去澳大利亚看袋鼠。”

    “可以。”

    “新西兰数绵羊。”

    “好。”

    “还有什么地方没去过?”

    “太空,要去吗?老子租俄罗斯的飞船。”

    “行啊,你舍得让咱上去,咱还真就去给你看啊!”

    “……”

    ……

    全书完。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